打印

[菠菜粥] 【都市记事】(第八章)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61

【都市记事】(第八章)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原创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菠菜粥
2013年5月23日发表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10889字
本文第一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二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三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四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五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六章
点击查看
本文第七章
点击查看

                第八章

  星期日的下午,陈斌跟曹扬坐在客厅里下围棋,郑建和韩锋在一边聊天,看
到依然抱着一个小盆去卫生间洗衣服,才洗了两分钟,听到水声的郑建对依然喊
道:「有洗衣机……」

  「知道!」依然在卫生间里大声说,「早就看到了。」

  「白痴……」韩锋嘟囔了一句,「女人的有些衣服要手洗的。」

  「操!」郑建小声说了句,「我忘了。」话刚出口,就听见卫生间里依然
「啊」地叫了一声,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然后就是哗哗的流水声大响起
来。

  几个人跑到卫生间门口,只见喷头底端的水管和墙壁里管道连接的地方正快
速向外喷着水,依然靠在墙边捂着胸口,身上穿的一件白色T恤差不多已经完全
湿透。

  韩锋跑到厨房去关水管的总阀门,曹扬和陈斌回到客厅,郑建走到厨房门口
对韩锋喊道:「还有龙头吗?」

  「应该还有一个。」韩锋走出厨房,到置物间翻了翻,拿出一个盒子,「装
修的时候多买了一个,就是预备出问题换的。」

  「我去换。」郑建接过盒子从里面拿出龙头,这时依然已经跑回自己的房间,
等她换了件蓝色的T恤再出来的时候,郑建一手拿着龙头一手拿着扳手走进了卫
生间。

  「郑大公子够勤快的。」陈斌看了一眼郑建,和曹扬继续下棋。

  坐到沙发上,依然呼了口气:「可吓死我了。」

  「没事。」韩锋把香烟的过滤嘴在茶几面上敲着,等到烟丝被敲实才放在嘴
里,「我们有工人。」

  他说的工人自然指的是郑建,可这个工人委实令众人失望了,几分钟后,郑
建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着他们,右手下垂,拇指和食指上都是殷红一片。

  「怎么弄的?」看到郑建受伤,曹扬斜了他一眼,「连个龙头也换不好?」

  「找物业吧……」郑建摇着头,「断在墙里面了。」

  「先别说这个!」依然起身回房,很快又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个创可贴还有
一盒化妆棉,「我看看你的手。」

  郑建的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依然先是用化妆棉给他擦了擦伤口,然后把创
可贴贴在郑建的手指头上。

  「我先看看,不行再找物业。」韩锋起身去卫生间,边走边说,「他们效率
太低,每次打完电话都要等几个小时,烦。」

  蹲在龙头接口的地方,韩锋发现原来龙头的冷水管螺扣已经折断,全部留在
墙里面的管道里,这时曹扬也走进卫生间,两人对望了一眼,曹扬点了点头:
「应该能搞定,我们需要……」

  「需要一根钢锯条。」韩锋说着走出去,过了一会儿拿着半截锯条走回来,
再次蹲在墙边把锯条伸进管道,在内侧轻轻锯了起来。

  「小心点儿。」曹扬看着韩锋的动作,「别弄坏了外圈的管子,要不然就得
刨墙了。」

  「知道……」韩锋点着头,小心翼翼地动做着,过了一会儿把锯条从里面抽
出来递给曹扬,「手酸了,你来弄会儿。」

  曹扬接过锯条,鼓捣了几分钟:「行了。」然后翻转锯条开始据下侧的边缘,
又跟韩锋换了一次手,当韩锋把破碎的螺扣从管道里拿出来的时候,两个人会心
地笑了起来。

  接着是热水管,这跟水管并没有折断,曹扬看了看水管又看了看韩锋,后者
再次出去拿回来一个管钳:「要这个?」

  「你家里怎么会有这东西?」曹扬接过工具。

  「我东西多了……」韩锋扶着龙头,看曹扬钳上水管。

  「很少有人备这玩意儿。」曹扬转动着钳子。

  韩锋笑了笑:「能自己动手我就不愿意求人,何莹什么都不会,我再不能干
点儿这日子可……」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

  见韩锋这个样子,曹扬也不再说话,两个人在卫生间里折腾了将近一小时终
于换好了龙头,出来的时候各自长吁了一口气。

  「超级玛莉出来了?」陈斌看着曹扬和韩锋,「救出来公主没有?」

  「公主没有,公猪有两头。」韩锋擦着头上的汗,「累死了,太长时间不干
力气活,手生。」

  「那也比郑大公子强。」陈斌回头看了郑建一眼,后者盯着自己的手嘿嘿笑
了两声:「我这是给你们探路,要不然受伤的该是你们了。」

  「你以为你是侦察兵?你丫就一炮灰!」韩锋收拾工具的时候曹扬一屁股坐
到椅子上,「多干点儿活,万一结了婚连灯泡都要老婆换你丢人不丢人?」

  「你不会换灯泡?」听曹扬这么说,依然盯着郑建问道。

  「别听他胡说。」郑建白了曹扬一眼,「这种粗活让粗人去干,我干技术活,
修个电脑什么的……」

  「是个男的就会修电脑。」韩锋从置物间走出来来到客厅,「再说现在都用
笔记本,能装系统就差不多了。」

  「唉……」郑建叹了叹气,「你们就知道欺负我……」

  「可怜的仓鼠。」依然看了看郑建,摇头笑了起来。

  几个人闲扯了一会儿,依然回房练琴,叮叮当当的生意吵得陈斌和曹扬没法
集中精力,两个人推开棋盘,叫上郑建和韩锋打牌,四圈麻将下来,韩锋和曹扬
倒是不输不赢,陈斌却已经快掏干了郑建的钱包,第五圈开始打骰子的时候,韩
锋忽然皱了皱眉。

  「怎么了?」曹扬看了韩锋一眼。

  「没啥。」韩锋抓牌,「有点儿闹。」

  「你说表妹弹琴的声音?」陈斌侧耳听了听,「听不太清楚啊。」

  「我也没觉得。」曹扬附和了一句。

  「我觉得挺好听的。」郑建翻开牌呸了一声,「烂牌……」

  「一群聋子。」韩锋拿个根烟,点上火扔出一张牌,「白板!」

  「碰!」陈斌拦住郑建想要抓牌的手,「有人免费伴奏你还要求什么?」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琴声已然停止,门声一响,依然气呼呼地从房间里走
了出来,坐到沙发上看着打牌的几个人:「谁赢了?」

  「肥牛……」郑建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又走了两张牌,依然搬过一把椅子坐到韩锋和郑建的中间,先看了看郑建的
牌,又看了看韩锋的牌:「麻将怎么玩?」

  「你不会?」郑建摸了张牌,「现在不会打麻将的可不多。」

  「没玩过……」依然盯着桌上的牌,「我连扑克都很少玩。」

  「时间都用来练琴了吧?」韩锋吐了个烟圈,「刚才的曲子好像不是很熟练?」

  「嗯?」依然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听着不舒服。」韩锋弹着烟灰。

  「你不是说很少听古典的?」依然问了一句,「刚才那首肖邦的你听过?」

  韩锋摇了摇头:「没听过,纯粹是感觉,听着不舒服肯定有问题。」

  「乐感不错!」依然点了点头,「要不要我教你……你们弹琴?」

  「免了。」韩锋看着手里的牌,「我坐不住。」

  「我也是。」郑建打出一张七筒,对面的陈斌立马推开牌:「和了!」

  「操!」郑建推牌掏钱,码牌的时候依然忽然开口问道:「烙一张饼的两面
要两分钟,锅里最多同时烙两张饼,那烙三张饼需要多长时间?」

  听到她没头没尾的这么问话,曹扬看了看依然:「什么东西?」

  「一个学生的小学奥数题,」依然回答道,「我觉得是四分钟,学生说不对
……」

  「三分钟。」韩锋把骰子扔出一个八点。

  「为什么?」依然盯着韩锋,「就是这个答案。」

  「曹总解释。」韩锋开始抓牌。

  听韩锋说到自己,曹扬拿了三张麻将牌放在桌上,先把其中的两个放在一起,
说了句:「一分钟……」接着拿走一张牌又拿来一张牌,把没拿走的另一张牌翻
过来,「两分钟,这个出锅。」然后把后拿来的牌翻面,将之前拿走的牌也翻过
来放在一起,「第三分钟,全部搞定。」

  看着曹扬的一系列连贯动作,依然瞪圆眼睛:「这么简单?」

  「嗯……」韩锋看着曹扬手里的牌,「不过这么烙出来的饼根本没法吃,出
题的一定不是个好厨子。」

  「我觉得也是。」依然笑了起来,「你们怎么会想的这么快?有什么思路?」

  听依然问起思路,曹扬看着韩锋,后者苦笑道:「不愧是当老师的……哪有
什么思路,这种事跟音乐一样,全凭感觉。」

  依然愣了一下,似懂非懂。

  只听韩锋继续道:「所有有趣的东西应该都是富有美感的,还记得咱们学过
的大学物理吧?」看着陈斌道,「好的理论和公式一定是简单而且让人舒服的,
觉得别扭的通常都是错的。」

  「神逻辑!」没等陈斌答话,郑建开口插话道,「我可没你那么多感慨,大
狗哥……操,谁打的五条,怎么不说一声!」

  看郑建又输了一把,依然捂着嘴笑了起来,一下午的时间就在打牌与闲聊中
过去,晚饭之后,韩锋接到了于海涛的电话。

  「喂,于哥……」韩锋关上自己的房门,「有着急的事?」

  「嗯。」于海涛在那边答了一声,「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破产清算的案子,
我需要调取一个企业的工商登记材料。」

  「需要我干什么?」韩锋继续问于海涛。

  「那个企业在西安。」于海涛在电话里道,「我想你跑一趟。」

  「搞毛儿?」韩锋提高声音,「这种事随便什么人去不就好了……」

  「别人我不放心,再说这个案子很多所都在关注,我只信得过你。」于海涛
解释道。

  「ok!」韩锋点头,「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下午,机票和酒店我都给你订好了。」于海涛回答道。

  「你就知道我一定肯去?」韩锋又问了一句。

  于海涛在那边笑了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我买了两张机票,你带实习律
师一起去,给她个学习的机会。」

  「没必要吧?」韩锋在房间里踱步,「我最烦出差,尤其是跟女人出差!」

  「行了。」于海涛继续说,「就当免费旅游了,别人想去还没机会呢。」

  「你可真照顾我。」韩锋干笑了两声,「明天几点的飞机?」

  放下于海涛的电话,韩锋给林丹玫打了个电话,通知她明天出差,林丹玫在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挂断林丹玫的电话之后,韩锋走到客厅对沙发上的
曹扬道:「我明天出差。」

  「哦。」曹扬点了点头,「知道了,哪天回来?」

  「看情况吧。」韩锋皱着眉头,「还没订回来的票呢,先睡了,你回头告诉
他们一声。」

  「嗯。」曹扬又点了点头。

  回到卧室,依然不知什么时候又占据了自己的卫生间,韩锋只好到阳台去冒
烟,白色的烟雾腾空升起,韩锋抬起头就看到了依然挂在晾衣杆上的衣服。

  一排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内裤和胸罩。

  一、二……韩锋数了数,整整七套,这姑娘莫非是一周洗一次内衣裤?韩锋
笑了起来,无意瞥见当中的一条白色透明小内裤,韩锋的眼睛马上瞪得圆圆的,
这条内裤真的太小,甚至不足韩锋的半个手掌,想起依然浑圆雪白的屁股,韩锋
实在想象不出她该如何把这条内裤穿在身上。

  伸手扯了扯,韩锋再次笑了出来,内裤的弹性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就在他一
边抽烟一边欣赏着依然这些色彩缤纷的内衣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响了一下,韩锋
连忙收回目光,扭头看到依然穿着浴袍向阳台这边走来。

  看到韩锋,依然笑了笑,抬头看到自己挂着的衣服,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幸好韩锋已经知趣地回到房间拉上了窗帘,否则依然真不知道自己该跟韩锋说些
什么。

  转过天来的上午,韩锋到所里拿了机票,从于海涛的办公室出来找到林丹玫,
两个人在外面吃了午饭后打了一辆出租车,看韩锋把自己的皮箱放进后备箱,林
丹玫愣愣地对韩锋道:「韩律,你的行李呢?」

  「我没行李。」韩锋关上后备箱盖,「我讨厌拿东西。」

  坐上出租,林丹玫又问了一句:「那必备的东西呢,牙刷什么的……」

  韩锋翻着眼睛:「能买就买,买不到就不用。」

  上了飞机,一路上韩锋几乎都在闭着眼睛,只有空姐走过来的时候才会偶尔
看上几眼,到了目的地,韩锋和林丹玫找到预定的酒店住下,于海涛的出手很大
方,直接就订了相邻的两个豪华包间,韩锋很习惯这种住处,林丹玫走进自己的
房间却是吐了吐舌头。

  到了晚饭时间,韩锋敲开林丹玫的房门,两人来到楼下的餐厅,吃饭的时候
林丹玫小声问韩锋道:「韩律,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刚来就想走?」韩锋看了看林丹玫,「无所谓的,这周回去就行。」

  「哦……」林丹玫点了点头,「我看这里还有游泳池,我最喜欢游泳了,韩
律会游泳吗?」

  「淹不死而已。」韩锋摇了摇头,「我是为了看美女才去游泳馆的。」

  「这……」听他这么回答,林丹玫尴尬地笑了笑,马上换了个话题,「韩律
有没有听说过这里有家兵马俑风格的旅店?据说连床脚都是雕成兵马俑的样子。」

  「死也不住那儿!」韩锋连连摆手,「跟陪葬品睡在一起太不吉利了,我又
不是死人。」

  话不投机,自己这两个话题被韩锋弄得完全驴唇不对马嘴,林丹玫只好低头
吃饭,过了一会儿才又开腔道:「我过会儿想出去走走……」

  「去吧。」韩锋回答道,「早点回来,别走丢了。」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韩律就不想四处转转?」林丹玫继续问。

  「不想!」韩锋说得十分干脆,见林丹玫再次低下头才笑了笑,「你是怕一
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不方便吧?」

  「废话!」这是林丹玫心里想的,她嘴上说的却是:「我怕迷路。」

  「直接说让我跟你去不就好了。」韩锋嘟囔了一句。

  晚饭过后,韩锋陪着林丹玫到附近的街上转了转,酒店周围并没有什么好景
致,他们最后只好走进了一家商场,经过一个体育用品店的时候,林丹玫停下了
脚步。

  看林丹玫走进去观看泳衣,韩锋撅了撅嘴,自顾自在店外欣赏往来的女人,
直到林丹玫结了帐出来这才懒洋洋地跟在林丹玫身后继续逛街。

  回到酒店林丹玫迫不及待地跑去游泳,韩锋回到自己房间休息,第二天上午
两个人到市工商局调取了于海涛所要的公司材料,韩锋把那个公司的年检报告反
复看了三遍,又调取了另外两家公司的登记档案,这才带着林丹玫回到酒店。

  中午吃饭的时候韩锋没有出来,从中午到晚上的所有时间他都在审阅上午取
得的材料,然后用两个小时写了一份分析意见发给于海涛,之后又叫了一个快递
将所有文件邮寄出去,这才给于海涛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事情已经办妥,自己
可能要再迟两天才会回去。

  晚饭的时候,林丹玫问起韩锋哪天回去,韩锋看着林丹玫笑了笑:「我都无
所谓了,看你,想多玩两天也没关系。」

  「好啊。」林丹玫似乎很满意韩锋的回答,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地图,「我下
午买的,第一次来西安,真想多玩几天。」

  「也好。」韩锋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那就周五回去,一会儿我让酒店给
咱们订机票。」

  出了餐厅,韩锋和林丹玫向酒店前台走去,远远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大堂的
沙发上,韩锋的眼睛就是一亮,扭头对林丹玫说:「你去订机票,我看到一个朋
友……」说完就向那个女人的方向走去。

  听韩锋这么说,林丹玫愣了一下,顺着韩锋的方向望去,只见沙发上那个披
着波浪长发的美貌女人正笑吟吟地看着韩锋,这个女人化着淡淡的妆,身上穿了
一条黑色的抹胸短裙,白皙的肩膀完全露在外面,跟裙子的颜色形成刺眼的鲜明
对比,丰满的胸部包裹在衣服下面充满着诱惑,即使同样作为女人的林丹玫也忍
不住向那里多看了两眼。

  韩锋走到距离女人两米远的地方,微微笑了笑:「女士一个人?」

  「是啊。」女人慵懒地答道。

  「有没有兴趣到我的房间喝两杯?」韩锋看着女人垂落在胸前的发丝。

  女人笑了笑,看了看不远处的林丹玫:「你的女伴不会介意吗?」

  韩锋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我们只是普通同事,我想她不会介意……」

  女人伸出右手搭到韩锋手上,用左手从身边拿起金色的手袋,缓缓站起身,
韩锋向前走了一步,女人很自然地挎起韩锋的手臂,两个人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样的情景,正在前台跟服务生订票的林丹玫皱了皱眉,她当然听说过
所谓的猎艳的事,可是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委实太过离谱,眼睛瞟向电梯,看到韩
锋已经揽上了女人的细腰,女人仅到膝盖的裙边随着走路轻轻摆动,在大厅灯光
的映照下两条修长的玉腿勾勒出近乎完美的弧线。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林丹玫看到韩锋似乎将那个女人的身子推到了电梯的一
边。

  按下楼层按钮,韩锋用身体紧紧贴住女人柔软的身子,女人用手推开韩锋吻
向她脸颊的嘴:「我想也许我们应该先聊聊。」

  韩锋笑了起来:「我该跟你这么美的女人说什么?」

  电梯到了韩锋房间所在的楼层,进了房间,韩锋打电话要了瓶红酒,等待服
务生的时候,女人坐在外间的桌旁,双腿不经意地扭在一起,用舌头舔了舔粉红
色的嘴唇:「你总是这样勾引女人?」

  「我从不勾引女人。」韩锋脱下外套放在一边,坐到女人对面,「我只是喜
欢欣赏漂亮的女人,尤其是懂得情调的漂亮女人。」

  「你的嘴很甜。」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服务生敲门走进房间,将一瓶红
酒放在两人中间,给每人倒了一杯,然后退着走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韩锋举起酒杯,透红红色的液体看着女人的脸:「干杯!」

  「干杯!」女人拿起高脚杯跟韩锋碰了碰,把酒杯放在嘴边,红酒入口,女
人的喉咙动了动,脖颈上雪白的肌肤变得越发透明。

  韩锋放下酒杯,又给女人和自己分别倒了杯酒,起身转到女人的身后:「我
刚巧知道红酒的另外一种喝法,美女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

  「哦?」女人仰起头看着韩锋的脸,「说来听听。」

  韩锋却忽然摇了摇头:「这可能会冒犯到你……」他话说得客气,双手却已
经落在女人的裸肩上。

  女人肩膀上的肌肤柔嫩细滑,触感如同一泓泉水,韩锋弯下腰亲吻在女人的
耳垂上,听到女人用宛如呓语般的声音对自己说道:「你已经开始冒犯我了。」

  「这还不够……」韩锋的声音变得十分温柔,他蹲到女人身前,捧起女人的
双脚,轻轻脱掉女人黑色的高跟鞋,在女人的脚趾上咬了一口。

  女人咬着嘴唇,低头看着韩锋,把双手搭在韩锋的肩膀上:「这不是喝酒的
方法……」

  韩锋没有答话,双手贴着女人的脚上移,抚过女人赤裸的小腿,撩起女人的
裙子向上拉去,他的手移动到女人的臀部,女人微微欠了欠身,丝滑的裙子贴着
女人的腰肢继续向上,韩锋站起来的时候拉起了女人的双手,裙子从女人的头上
离开被韩锋抛到地上,形成一个散开的花朵图案。

  「你的待客之道很特别。」女人看着面前的酒杯,半裸的身体随着呼吸一起
一伏。

  「那是因为你是个特别的女人。」韩锋看着女人乳房间银色的吊坠,把脸凑
近女人的乳沟,用嘴轻轻撕掉女人的两片乳贴。

  粉红的乳头被解放出来,很快就在韩锋的目光注视中变得硬挺。

  再次回到女人身后抱起女人的身体,韩锋从后面握住女人圆圆的乳房,嘴唇
亲在女人的侧脸,乳房被韩锋的双手挤压在一起的时候,女人小声对韩锋说道:
「我们的酒还没喝完……」

  韩锋再次笑了笑,扳过女人的身子,女人很自然地坐到桌边,韩锋把酒瓶和
酒杯移开,将女人柔美的身子平放在桌面上。

  躺倒在有些微凉的光滑桌面,女人乌黑的秀发从桌边垂下来像瀑布一样来回
摇摆,两条长腿悬在桌子的另一边,用力撑向地面时弯成两条美丽的曲线。

  看着这令人心动的画面,韩锋歪着嘴坏笑了两声,走到女人的两腿之间,伸
手拉下了女人黑色的丁字裤。

  内裤细细的带子离开女人的屁股,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已经完全展现在韩锋的
面前,两片贴合在一起的阴唇互相包拢,宛如含苞欲放的花朵正等待着怒放的那
一刻。

  「我们的酒还没有喝完……」韩锋重复着女人刚才说的那句话,拿起一个高
脚杯举到女人乳房的位置,斜了斜杯子,剔透的红酒马上滴落在女人的身上,顺
着深深的乳沟向两边流去。

  红色的液体沿着脖子流淌在桌面上,女人含着笑意闭起眼睛,韩锋的手再次
倾斜,流泻的红酒洒在女人的乳头上,本来已经变硬的两颗樱桃马上颤抖起来,
韩锋手中酒杯空了的时候,女人平坦的小腹上也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水珠。

  「干杯……」韩锋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来另一杯酒,这次他对准的是女人的耻
丘。

  红酒落下来的时候,女人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红酒顺着女人的耻丘流下
来,很快沾湿了女人的阴部,韩锋缓缓倒着酒,低下身伏在女人的两腿中间,伸
出舌头抵在女人的阴唇下部,随着两片嫩肉被他的舌头分开,继续滴落的红酒冲
进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淌过粉嫩的小阴唇落在韩锋的口中,当他喝下这些带着女人
体香的红酒时,女人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酒杯倒空,韩锋依旧在女人的阴部亲吻着,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直到再
也无法忍受这种强烈的刺激时女人猛地从桌上坐起来,用双腿紧紧夹住韩锋的脸
颊,一股热流从女人的身体里涌出,喷射进韩锋的嘴里。

  掰开女人的双腿,韩锋抱紧女人的身子吻上女人的嘴唇,女人已经滚烫的身
躯在他的亲吻下扭动着,修长的手指在韩锋的身上撕扯,很快就把刚刚还西装革
履的韩锋扒得一丝不挂。

  韩锋已经怒涨的阴茎立刻就顶进了女人的身体,阴道里面早已满是淫夜,四
周的嫩肉由于之前的刺激变得温热,韩锋的龟头闯进来的时候马上就感受到了女
人阴道壁的收缩,他缓慢地移动着肉棒,女人悬坐在桌边双腿无力地分在两旁,
大张着下体让韩锋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尽管已经明显感到女人高潮前的身体变化,韩锋还是不紧不慢地继续自己的
动作,肉棒带着女人的阴唇反复在女人身体里抽动,再一次顶在女人的花心上,
韩锋忽然瞥见桌边耷拉着的自己的领带,伸手拿过来接着把女人的双手背到背后,
用领带将女人的手腕牢牢绑在一起。

  女人的双手被固定在身后再也无法去掐扭韩锋的身体,十个手指只能不断地
聚拢张开,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释放自己的强烈感受,韩锋又抽动了几十下之后,
女人的上身忽然僵直,汩汩细流从两人下体的交合部位涌出,像之前洒落的红酒
一样落在地上。

  虽然这个女人已经在自己的侵犯下达到了几乎窒息的高潮,不过韩锋还远远
没有满足自己的欲望,他抱起女人瘫软如海绵一样的身子,把女人的双脚放在地
上,从后面牵着女人被绑紧的手腕,将女人推到窗前。

  酒店顶层的落地窗外车水马龙,女人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如同蚂蚁的行人涨红
着脸,她分不清这种燥热的感觉是因为刚刚经历了高潮没有平息还是因为此刻身
在的地方,她很想知道下面的人是不是抬起头就能看到自己赤裸的娇躯正贴在明
亮的窗子后面。

  韩锋解开缠绕着女人手腕的领带,女人连忙用双手撑住了玻璃,她下意识地
分开双腿,韩锋的阴茎便很顺利地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

  再一次被男人完全占据,女人把侧脸贴在窗子上叫了起来,她的声音显然刺
激了韩锋,韩锋抓紧女人的腰肢开始快速抽插起来,男人的下体撞击着自己的阴
阜,快感重新袭来瞬间便取代了女人所有的感觉,只剩下单纯的那一种无法言说
的愉悦。

  韩锋的动作越来越快,女人的身子被不断向前推着,等到韩锋一股脑地把精
液喷入女人子宫的时候,女人的乳房已经整个贴在玻璃上,如果外面有人抬头向
上看而且那人的眼力又足够好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女人两个白嫩丰满的乳房由于玻
璃的挤压早已变成两个大大的肉饼,当然还有同样被压紧在肉饼上的两粒红点。

  伏在女人的背上,韩锋大口喘着气,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看着窗外夜幕下的
城市,过了很久韩锋才在女人耳边轻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女人没有回答韩锋的问题,雪白的身子靠在窗子上:「你说下面的人能不能
看到我们?」

  「也许吧……」韩锋望着外面,「不知道谁会有这种眼福……」

  「该死的家伙!」女人嗔怒道,「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韩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很兴奋。」

  「我也一样……」女人轻轻喘着气,「这种感觉真好……」

  「你还没说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韩锋抚弄着女人乳房的边缘。

  「你猜!」女人晃着头。

  「一定是于海涛说的。」韩锋皱了皱眉,「唯一的问题是苏大总监让谁去问
的他,你又不认识老于。」摇着头继续道,「郑建?陈斌?曹扬?」

  「我让陈斌问的。」苏婷弯了弯嘴角,「昨天知道你来这里出差我就让他打
着找你审阅合同的旗号去问的于主任……」

  「你过来这里丁伟知道吗?」韩锋接着问道。

  苏婷笑了笑:「我骗他说临时出个差,明天就回去。」

  「明天就要走?」韩锋愣了一下。

  「嗯。」苏婷点了点头,「回去还有工作呢,你哪天回去?」

  「周五的机票。」韩锋回答道,「还以为你能多陪我两天。」

  「你不是有人陪吗?」苏婷白了韩锋一眼。

  「那只是我带的一个实习的。」韩锋放开苏婷的身子靠在旁边的墙上,「再
说,谁能有你好?」

  「那你还出去偷腥?」苏婷瞪了瞪韩锋。

  「曾经沧海才知道谁的水多谁的水好不是?」韩锋酸溜溜地道,「过尽千帆
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你说温飞卿写这首词的时候是不是刚玩过女人?水悠
悠……水……」

  「变态!」苏婷打了韩锋一巴掌,「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流氓啊?」

  「我流氓?」韩锋上下打量着苏婷的身体,「你才是流氓,究竟是谁现在光
着屁股给下面满街的人围观?我是流氓?」

  「呀!」听他这么说,苏婷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全裸着站在窗户边,连忙跑到
套房里间钻进被窝,韩锋走过来的时候,苏婷盯着韩锋「咯咯」笑了起来。

  洗完了澡,韩锋趴在床上,苏婷伏在他后背,用乳房蹭着韩锋的身体:「我
们有多久没有睡在一起了?」

  「四个多月。」韩锋回应道,「还是去年年底在度假村开年会的时候,你大
半夜从自己的房间跑过来,早上五点多又跑回去,瞎折腾。」

  「我那时候还不好意思嘛。」苏婷幽幽地说道。

  「现在脸皮厚了?」韩锋翻过身抱住苏婷,用手指刮着苏婷的鼻子,「我看
看有多厚……」

  这一夜两个人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韩锋跟苏婷吃了早点把苏婷送上去机
场的出租车之后返身回到酒店大堂的时候看到林丹玫正好从餐厅的方向走过来,
见到韩锋,林丹玫向酒店门口望了望:「昨天遇到的是您的熟人?」

  「嗯。」韩锋点了点头,「她刚好也到这里出差。」

  「哦。」林丹玫应了一声,「可是韩律,我觉得你们这样似乎不是很好…
…」

  「怎么?」韩锋看着林丹玫。

  「我不是有意的。」林丹玫连忙解释,「我今早不小心看到你们一起从房间
出来……」

  「那又怎么样?」韩锋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不是,您别误会。」林丹玫继续道,「我知道这是您个人的事情,我只是
觉得以您的年纪应该是已经结了婚的……所以,请别怪我说话直,我觉得这样对
您的妻子不公平。」

  「谢谢你的提醒。」韩锋盯着林丹玫的脸一字一句地道,「我的妻子已经不
在了。」

  听他说出这句话,林丹玫脸色一变:「对……对不……」

  「把对不起收回去!」韩锋的神情严肃了很多,「作为指导律师和同事,我
不介意在出差的时候照顾你,但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你可以随便对我的私生
活发表意见,明白?」

  「对不起,韩律。」林丹玫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我以后一定注意。」

  「那就好……」韩锋叹了口气,「从今天起没什么事了,你打算去哪里玩?」

  「我……」林丹玫显然没想到韩锋的话题转得这么快,一时竟忘了原先想好
的安排,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建议去古城墙和碑林。」韩锋笑了笑,「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接受了韩锋的提议,一个小时后,林丹玫已经站在了古城墙的石阶前,这座
现存的古老城堡一下子就震撼到了初次来到这里的林丹玫,跟许多游客一样,林
丹玫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着照,韩锋也帮她拍了不少,但当林丹玫提出给韩锋拍照
的时候被后者拒绝了。

  下午的时候,两个人又来到了三学街上的碑林,无论是秦汉遗风魏晋英华还
是唐宋大家的笔墨,无论哪一样都足以令林丹玫感到惊奇,韩锋还是一副慢悠悠
的样子左转右看,直到晚上才跟着兴奋得脸上放光的林丹玫回到酒店。

  在餐厅点好菜之后林丹玫还在来回地摆弄着相机,韩锋看着这个年轻女孩的
举动也不禁笑了笑,也许是发现了韩锋的这个反应,林丹玫收好相机对他道:
「韩律为什么不喜欢照相?」

  「长得太难看。」韩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姥姥说照一次相丢一次魂儿
……」

  「韩律也这么迷信?」林丹玫似乎有些不信。

  韩锋摇了摇头:「我当然不信,只是觉得记在脑子里远比记录在照片里来得
鲜活。」

  「那要万一有一天忘掉了呢?」林丹玫问着韩锋,「有相片起码还能拿出来
看看。」

  「忘掉?」韩锋重复了一遍林丹玫的话,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真正重要的
东西怎么可能会忘掉?如果哪些人和事要靠照片才能记得住,在我看来也许还不
如干脆忘掉的好……」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勇往前直 于 2013-5-23 16:2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勇往前直 金币 +218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3-5-23 16:21
  • 勇往前直 原创 +2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3-5-23 16:21
  • 勇往前直 威望 +1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3-5-23 16:21
61

TOP

很很好的一部作品!!作者这两章的节奏有点快,人物出现也很多!这么多男的和一个女的住在一个房间,希望不出问题,不想见到作者把它写成群交乱交的作品,那样的作品无味。韩锋这个角色的设计很有深度,好像既风流又深情的一个白领男,再配合OL的场景,令作品很现代化。现在为止比较喜欢苏这个角色,与顾晚晴的第二次情节写得很有挑战性,希望能保持这种速度更新!谢谢大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艾晖钰 金币 +8 认真回复,奖励! 2013-5-23 11:52

TOP

说过要追此文的,没想到楼主更新如此之快。韩锋的形象越来越突出,应该是刻画最为醒目的人物,总觉得在他身上还有内涵的东西,作者还在逐渐展开。哈哈,有血有“肉”,不虚论坛此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艾晖钰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13-5-23 11:53

TOP

真没想到更新如此之快,感谢能以这快速度给狼友新肉,越来越有看点了,既能有工作与生活中的些许小事,也顺便牵出了各色人物的感情与心理活动,特别是富有平淡生活色彩的语言在文中的大量体现,让我们看到了写手饱含生活体验的写实手法!顺便也提下作者可能没注意到的小细节---错别字,可能是更新速度快的原因,没来得及检查,前面的文章与今天的章节个别地方有小瑕疵,在经就不一一列举了,毕竟瑕不掩瑜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艾晖钰 金币 +9 认真回复,奖励! 2013-5-23 18:59

TOP

引用:
原帖由 duhuiqian 于 2013-5-23 12:12 发表
真没想到更新如此之快,感谢能以这快速度给狼友新肉,越来越有看点了,既能有工作与生活中的些许小事,也顺便牵出了各色人物的感情与心理活动,特别是富有平淡生活色彩的语言在文中的大量体现,让我们看到了写手饱含 ...
我每次发文都会检查两遍,还有错的话只能说明我视力不好了,见谅哈

TOP

拜托快点把这小骚妮子就地正法
她丝腿不是很正吗

TOP

笑煞人了,看着韩锋和林丹玫的对话,咱捧了几次肚子了。虽然两人是话不投机,那几句对白却是幽默至极的经典。韩锋是没有思路,只凭感觉的。记得菠菜粥也说过,本书木有主线。难道,大狗也是喝粥长大的。
    那个林丹玫不认识苏婷么,还是苏婷化妆得太好认不出来了,应该不是。咱们全被忽悠了,还以为韩锋又勾搭上新艳了。这场肉戏很艳丽,呵呵,不过还是韩锋的对话更精彩,幽默又有内涵。
    韩锋真是个神人,什么都会干。在西安,第一次看到韩锋工作起来也是那么认真、拼命干活的,难怪于海涛非要韩锋出马来取资料。
    苏婷自从知道韩锋把依然的表姐收入胯下后,盯韩锋盯得更加紧了,这两个好姐妹似乎暗中在较劲了。接下来的日子,韩锋有得受了。
    而且苏婷在西安露脸,除了过把瘾,也是在公告:韩锋是我的男人,小妞别再来参和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艾晖钰 金币 +16 认真回复,奖励! 2013-5-23 18:58

TOP

自说自话……

快要忍受不了了,开始构思重口味的文章,用日本女人的口吻写好不好捏?纠结啊纠结……

TOP

我记得看到过标题里有附件的,没及时点击进来,没想到这次进来附件没了……难道是我
眼花了吗?重口味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记得菠大说过这次写的H可能比较少,那设置重
口的情节在这样的轻H文里没问题吗?而且这个重的度难把握,一不小心就会吓跑很多的
读者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艾晖钰 金币 +5 认真回复,奖励! 2013-5-23 18:56

TOP

回9楼

不是这篇文里设置……而是,我还是想好了再说吧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1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