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它] 【2018文心雕龙——欲目春情】【驯服妈妈】【15】【完】

本主题由 缘心 于 2019-1-30 15:21 解除置顶
母子题材的文章,个人觉得能让人读的欲罢不能主要有三点:1,循序渐进的情节,能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2,刺激大胆的对话,让人感到身临其境。3,人物社会地位的设定,越强的社会地位越好。文章得其三为精品。得其二为佳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阎罗天子 金币 +10 活动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7 17:34

TOP

字数:7667

  在方永离开房间后,柳英英伤心的痛哭起来,她了解过很多的强奸案,但儿
子强奸母亲的还是没见过,只是在有些案宗中读到过类似的事情,她当时就对这
种违反人伦的案子非常感到非常恶心,但万万没想到这让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今日居然被亲生儿子强奸了,而且还被强奸到高潮了,还不止一次。

  过了好一阵她才慢慢平静下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已是口喝难奈了,「难道
是刚才水出得太多了?」但刚一有这个念头她连忙自责,「呸,我这是想什么。」
心慌中的她顺手把床边的矿泉水打开,一口气喝个干净。

  没过多久,柳英英又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她想小便了。

  可她手被铐在床上,虽然可以下床,但怎么也不可能走到洗手间的,唯一能
让她自由行动的就只有方永了,但要叫他过来柳英英却怎么样也开不了口。

  正彷徨中,一阵脚步声传来,方永走了进来。

  柳英英连忙侧过身不愿面见这个逆子,但她没料到自己这个卷缩的姿势,让
圆润的屁股和修长的玉腿显得更是诱人。

  「妈妈,你想好了吗?」方永侧坐在床上问。

  「畜生,你快放开我。」柳英英怒气未消,但她心中却发现突然多了一份害
怕。

  方永笑了笑,右手在妈妈浑圆高翘的屁股上轻轻一拍,惊得柳英英全身一抖,
「只要妈妈想通了,我马上放了你。」

  因为害怕和愤怒,柳英英的身体抖动得更厉害了,全身也不由缩得更厉害了,
试图躲闭儿子侵犯。

  方永见妈妈不回话也不着急追问,双手又在她的玉体上游走,他瞥见床头的
矿泉水瓶空了后更是得意的一笑,一只手也按到了妈妈柔软的小腹上。

  本来柳英英就要小便了,正忍着的,这一下更不得了,被方永这么一按,尿
意更浓了。

  「别……别按,」柳英英颤抖着说。

  「怎么拉,妈妈,」方永明知故问,在小腹更加用力的按了两下。

  「别……别按这里,」柳英英觉得自己憋不住了,但要她当着儿子的面说自
己要小便可怎么也开不了口。

  方永嘿嘿一笑,手向下滑动,按在妈妈隆起的阴丘,「原来妈妈是想要我摸
你这吧,原来妈妈你真是闷骚啊。」

  摸到自己敏感的地方,柳英英快要疯掉了,她都感觉有丝丝尿液流出,两腿
也不由夹得更紧了。

  「哈哈,妈妈,是不是很舒服啊,」方永故意嗤笑说,「夹得我的手这么紧,
是不是又想要了。」

  「不……不是的,」柳英英难受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小……小永,快…
…快放了我好吗,妈……妈求你了。」

  「那妈妈到底是想干嘛呢?」方永手没有停。

  「我,我要小便了,快,快放开我。」说完这句,柳英英已浑身是汗。

  「原来是这事啊,早说不就完了吗,」方永猛的一把抱起妈妈,并把好的双
腿分开朝着床外。

  「干什么!」柳英英猝不及防,一声惊呼。

  「妈妈你不是要撒尿啊,」方永笑道,「我帮你啊。」

  「不行,这样不行,」柳英又羞又怒,身体扭动着挣扎,但被儿子紧紧抱着
无法动弹。

  「妈妈,别乱动,听话,好好的撒尿吧,」此时的方永好似一个抱着婴儿大
小便的父亲,「快点撒吧,撒完就舒服了。」

  这种羞人的情景,柳英英莫说经历,就是想都没有想过,本来早已憋不住的
尿意硬是又收回了几分,「别,别这样,快放我下来,小勇,求求你了,妈妈求
求你了,妈妈真的不想这样。」

  泪水流湿了柳英英端庄秀美的脸庞,但妈妈哀求的模样并没有打动方永,他
反而把柳英英的双腿扳得更开了。

  「嘘,嘘,听话,妈妈,快撒吧,」方永学着让小孩撒尿的方法,口中发出
嘘嘘的声音,「没什么好害羞的,我以前小时候不也被妈妈这样抱着撒尿吗,现
在儿子我也这样来孝敬你啊,嘘嘘。」

  这「嘘嘘」的声音确实有效,柳英英感觉尿液在自己的阴部翻滚,终于,她
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尿液从她阴部喷射而出。

  只要打开了开关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淡黄色的液体象瀑布一样撒落在地板之
上,「嘀嘀」声响,溅起的水花打在方永腿上。

  「不!呜……呜…… ,」柳英英双手蒙住脸大哭起来,被男人抱着撒尿,
这种羞耻有几个女人受得了,何况还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抱着了。

  「哦,不错哦,妈妈撒尿撒得真好看,」方永一边看着成熟性感母亲的羞耻
姿势,一边用残忍的话语折磨说,「尿得这么远,和个小女孩一样。」

  可能是憋得太久了,柳英英足足撒了一分钟多才在她的悲鸣中渐渐停下。

  见尿液线条越来越细,慢慢的断了几下,方永又托着妈妈肥美的屁股往上抖
动了几下,「听话,妈妈,把尿撒干净点。」

  「呜呜 ,」柳英英哭泣着任由儿子摆弄,终于把体内的尿液全部排完了。

  「妈妈,你撒得真多啊,」方永笑道,「尿憋久了对身体不好,你早说出来,
儿子早就帮你解决了,你也不会这么难受啊,对不对。」

  「畜生!放我下来,呜呜,」柳英英哭着骂道。

  方永并没有马上把她放下,而是侧身从床头扯下纸巾往妈妈阴部擦去,「撒
完了要擦干净,特别是女孩子,妈妈你这么大人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懂。」

  「不,不,呜呜,」柳英英哭泣着却无法阻止,只能以异常羞辱的接受了儿
子的擦拭。

  方永把全身瘫软放的妈妈重新放在床上,一边用言语羞辱刺激她,「嗯,好
大的尿骚味,妈妈你以后可不能再尿在房间里了啊,我去拿个拖把来拖一拖。」

  虽然被儿子强奸感受又愤怒又耻辱,但被儿子抱着撒尿让柳英英的自尊受到
了极大的打击,她不敢相信平时一直忠厚老实的儿子会有如此变态的一面,「怎
么办呢?小永还要折磨我多久?」

  「我该怎么办呢?难道我就任由这样吗?」柳英英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反抗
精神,产生了一个主意,「我要假装顺从他,只要他放开我,我就要制服他。」

  主意一定,柳英英便停止了哭泣,不一会,见方永拿着拖把进来拖了地后便
轻声说,「小永,你放开妈妈好吗,妈妈不怪你了。」

  「哦?」方永有点不相信的看着她,但很快就呵呵一笑,「怎么,妈妈你想
通了?」

  柳英英点点头,「不管怎样你还是我儿子,只要以后你好好读书,我,我会
帮你的,」说到这柳英英的脸红了。

  方永摸着妈妈光洁的大腿,调笑道:「怎么个帮法?妈妈你不说清楚,儿子
我可是听不明白啊。」

  柳英英知道儿子是想逼迫自己说出羞耻话,但为了计划也只得违心的说:
「帮,帮你解决生理问题。」

  「也就是说我不要再绑起妈妈来干你了,是吗?」

  「是,是的,」柳英英羞红着脸回答。

  「那你得答应我,只要我想干你,你就得乖乖的给我干。」

  「不过你得认真读书,」柳英英红着脸点头。

  「这个你可以放心,有妈妈你这么漂亮的肉体给我干,儿子我肯定学习更有
动力的。」

  见儿子总是在言语上调戏刺激自己却没有松开她的迹象,柳英英是又羞又急,
「我,我已经答应你了,你快放开我吧,好吗,」

  「不要着急啊,」方永摸着妈妈的两片阴唇,笑道:「刚才儿子是肏你肏得
很爽啊。」

  按身体真实的反应来说,柳英英结婚十多年从没有过这么猛烈的高潮,但要
她对着儿子说出如此淫荡的话在之前是万万不可能的,但现在为了脱身,她只得
顺应轻声的回答,「是,是的。」

  「是什么?听不清,」方永掀开妈妈的大阴唇,在早已充血的阴蒂止按了按。

  为了早点结束这无尽的羞辱,柳英英哭泣着提高嗓音,」爽,肏得我好爽,
快,快放了我吧,妈妈什么都答应你。」

  方永这才满意的放过妈妈的身体,他解开手铐说,「妈妈可不能反悔哦。」

  刚一得到自由,复仇的怒火猛的涌上心头,本已虚脱的身体突然有了力量,
柳英英猛的一翻身,把方永压在床上。

  「妈妈,你好性急啊,」方永还在调笑着。

  「急你个鬼,」柳英英恶狠狠的骂道,「你这畜生,居然敢强奸亲妈,我绝
不饶你,」说完扭住他的手。

  「那又怎样?」方永并没过于反抗,反而显得镇定的说,「难道妈妈还想把
我送到公安局报案说我强奸了你吗?」

  「这……,」柳英英一时语塞,当时她只想着脱身并制服方永,至于制服后
该怎么办却没想这么远。

  「若让别人知道你被强奸了,别人会怎么看?」方永说,「特别你还是一名
警察哦,那你还怎么工作?」

  「住口!」柳英英无法回答,只得用怒喝掩盖自己的惊慌。

  「妈妈,你真的要这样吗?」

  「你的这个逆子,」柳英英骂道,「以后的事再说,我先教训你一顿再说。」

  「妈妈,你真的还不放手吗?」方永冷笑道。

  见儿子毫无悔过之心,还在嘴硬,柳英英更是恼怒,她一手扭着方永的手腕,
一手就去捡掉在地上的手铐。

  突然,柳英英感觉小穴内如一道电击,疼得得她大叫一声倒在了床上,而方
永一脸冷笑的站起,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摇控器。

  「怎,怎么回事?啊!」又一是一阵剧痛,柳英英不由缩紧了身子。

  「我早就要妈妈你放手了,」方永冷笑着说,「你以为你的伎俩我不知道吗,
刚才在摸你小屄时我就早有准备,我在你阴蒂上粘了一个东西,网上买的,还真
有用。」

  说着他又按了一下摇控器,疼得柳英英又是大叫一声,「啊,疼,疼死了,
别按了。」

  「居然敢算计你儿子,看来我还要好调教调教你,」方永再次用绳子把柳英
英绑在床上,但双腿却可活动。

  柳英英已无任何力气反抗了,她突然感到阴部传来一阵特别的清凉,惊问道:
「是什么?」

  「是我在网上买的特效催情药,马上你就知道了,」方永冷笑道。

  「不,不要!」柳英英一阵惊慌,同时一股麻痒从阴唇处传上心头。

  「效果还真快啊,」方永调笑道,「不知是药的效果真的这么好啊,还是妈
妈你天生是个骚货。」

  「不,不是的,」感到自己私处越来越痒,柳英英不由的把双腿并拢,但羞
耻与残存的理智仍支撑着她对抗。

  看着用大腿摩擦的妈妈,方永在也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是不是很想
要了,若想要就求儿子我来肏你,让我的大鸡巴帮你的骚屄止止痒。」

  「不,不要,」柳英英咬着牙,小穴内的酥痒已让她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还说不要,你看你的骚水流了多少,」方永冷笑一声,突然扳开妈妈的双
腿。

  「啊!」突然不能用双腿的摩擦来止痒了,柳英英更为难受了,「别,别这
样。」

  方永不知从哪拿出一根细鞭来说道:「网上买这鞭子时介绍只会让人有痛感,
但又不会损伤皮肉的,我来试试看。」

  「什么?鞭子?啊……!」柳英英正在惊讶间,一阵剧痛从屁股处传来。

  「看你来嘴硬,」方永在妈妈雪白的屁股上又抽了两下,两道红印瞬间显现
在肌肤上。

  「啊!啊!快停下,」柳英英疼得大叫。

  面对妈妈的惨哭,方永硬下心肠,他知道要彻底征服这个高贵的警花妈妈,
一定要完全控制她的身心,他停止抽打后又在妈妈的小穴处拨弄刺激,如此反复。

  受此折磨的柳英英可就惨了,疼痛感一消失,小穴内的麻痒就马上涌入心头,
刚刚忍受处痒感,屁股处的痛感又马上传来。

  「别,别弄了,饶了我吧,」经过十几分钟,柳英英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她
只得放下内心所有的自尊,向儿子求饶。

  可方永却没有中断,反而加大了言语上的调教,「别弄什么了?说清楚点,
不然儿子我不明白。」

  巨大的折磨已让柳英英再也没有勇气嘴硬了,她哭泣着哀求,「别,别,别
打我了,饶,饶了我吧。」

  「别打你哪个地方了?」

  「屁,屁股,别打我屁股了,呜,」

  方永满意的拿开鞭子,但抚摸妈妈小穴的手却更用力了,「你这骚货,小穴
里怎么会流这么多水?」

  虽然没了皮肉之痛,但小穴的骚痒却更加难受,「别,别弄我那里,求,求
你了。」

  「又不会说话了是吧,」方永在妈妈大腿上用力一拍。

  「别,别弄我的阴部了。」

  「什么阴部,是骚屄!」

  「是,是骚屄,求,求你别弄我的骚屄了,」柳英英再也无法抵抗,放下了
坚持已久的尊严,悲鸣着说。

  方永见调教的效果越来越好,心中非常得意,笑道:「妈妈你的骚穴一定很
痒吧,是不是想要男人的大鸡巴止痒啊。」

  一听到「大鸡巴」这三个字,柳英英全身一颤,但最后的理智仍支撑着她不
说出来,

  方永也不着急,嘿嘿一笑,他趴在妈妈身上,挺立的鸡巴对准洞口,但并不
插入,只在洞口摩擦着。

  「啊……不,」柳英英更难受了,她知道是儿子的鸡巴,身体的本能非常希
望这根坚硬的鸡巴进入自己穴内,但是后一丝尊严却让她说不出口。

  方永已看出妈妈这是强弩之末了,他将半个龟头插入又马上退出,「妈妈,
你求儿子插你,我就会把这鸡巴插进你的小屄,你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听到「儿子」,「妈妈」这两个词,本已无拒斥的柳英英又升起了一股抵抗,
「不,不行的,我是你妈妈,母子是不能这样的,求求你,快放了我吧。」

  方永没想到妈妈还能如此顽抗,他突然猛的用力一插,鸡巴连根没入小穴,
但马上以最快的速度抽出,然后用手再在柳英英阴部一摸,「再涂点药,妈妈看
你还能支持多久。」

  刚刚那一下让柳英英舒服得要命,但这种舒服却转瞬即逝,而听到方永又给
自己涂了药后,她感到身体更受不了了,若小穴内再没有鸡巴的塞入,她觉得马
上就要死了。

  「快点说出来,只要说出要儿子的鸡巴肏你,你的痛苦马上就没了,与之相
反,我会让你爽到天的,之前我不是也把你肏到高潮好多次了。」

  理智与欲望在柳英英脑中不断的纠缠着,战斗着,但理智的力量越来越薄弱
了,终于,最后一丝理智被欲望吞噬个一干二净。

  「肏,肏我,」柳英英轻声说了出来。

  成功了!方永内心狂喜,「大声点,大声的说出来。」

  「肏,肏我,」柳英英摇头大声的哭泣,「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儿
子的大鸡巴快来肏我。」

  「骚货!」方永笑骂道,「早说不就完了,」

  「啊,不行了,求求你,我要鸡巴,难受死了,呜……!」话一说出口再次
说就顺溜多了,柳英英大声的请求着。

  「儿子来奖赏你,」方永压在柳英英身上,鸡巴一下插入了泥泞不堪的小穴。

  「啊-!」这一下让柳英英舒服的叫出声,如饥渴已久的人痛饮了一碗甘露。

  「骚货,你之前还装纯洁,」方永边插边羞辱着美丽的少妇妈妈,「现在还
不是被儿子插得爽歪歪。」

  「嗯,嗯,」柳英英被插得意乱情迷了,她的臀部不由自主的抬起,迎着儿
子的抽插,口中的叫声也不再压抑,任由着本能发出甜美的淫叫声。

  「说,是不是被儿子我肏得爽,」方永见她没有马上回应,又威胁道,「不
说的话我就停下来了。」

  「别,别停,」柳英英正是饥渴时,「是,是的,」

  「说清楚点,还这么扭扭捏捏的干吗,都被我肏了这么多次了。」

  「肏,肏得爽,被儿子肏得爽。」

  「哪个地方被肏得爽?」

  「屄,骚屄,是妈妈的骚屄,啊……啊……是这样,用力。」

  看着一脸淫乱的妈妈,方永知道她已经屈服了,至少是在身体上已承认被自
己征服了,他得意的看着昨天还对自己严厉管教的高贵母亲现在却在自己胯下浪
叫求饶,心中得意不止,为了进一步调教妈妈,他又羞辱道:「妈妈的小穴咬得
儿子的鸡巴好紧,是不是因为我是你亲生儿子的原故?」

  此时的柳英英早已没了理智,只有欲望在支配着她,「嗯,是,是的,是儿
子的鸡巴太大了,再用点力,求你了,好痒,快点插,没这么痒。」

  方永见此时的妈妈应该不会再对自己有威胁了,他解开手铐,用命令的口气
说:「搂住我,我会插得更深。」

  「嗯嗯,」柳英英顺从的搂住儿子的腰,整个上身也迎了上去,口中的淫叫
也随着「啪啪」的声音叫得更大了,「啊,啊,好爽,要死了,啊。」

  「肏死你这个骚货,」方永猛烈的撞击着,「看你还敢在我面前装纯洁,看
你还敢在我面前装高贵。」

  「啊,啊,不,不会了,」此时的柳英英就象发了情的雌兽,哭泣着呻吟,
「用力肏,快用力肏我,真是爽死了。」

  「以后你就是儿子我的女人,只要我想肏你,你就得乖乖的把骚屄送给我肏,
知道吗。」

  「知,知道。」

  「跟着说一遍。」

  「我,我是儿子你的女人,只要你想肏我,我就得乖乖的把骚屄送给你肏,
啊……啊!爽!啊……。」

  「叫声好哥哥,」

  「啊,不……不行,这怎么行,啊……别……不……我,我叫……好……好
哥哥,呜……好,插得好深,啊……好哥哥,轻点,啊……。」

  听到一直被众人视为女神的妈妈被肏得叫自己好哥哥,方永刺激得差一点就
射出精来,他停下抽动,长吸口气才缓和下来。

  「你,你怎么停了,好,好哥哥,快快插妹妹,快插英妹,求求哥哥了。」

  「真骚啊,象一只发情的母狗,」方永骂道,「你之前不是说母子不能做爱
吗?」

  「啊……我错了,原谅妈妈吧。」

  「骚货,看你现在这个骚样,还有资格做我的妈妈吗?」方永羞辱道。

  「我,我是骚货,我没资格做你的妈妈,我,我是哥哥的骚货妹妹,请,请
哥哥好好的肏你的骚货妹妹,求,求哥哥了!」

  方永这才满意的再次抽插起来,而彻底抛弃羞耻心的柳英英更是放肆的大声
淫叫。

  「真骚啊,」方永一边舒服的肏着妈妈的小屄,一边仍不忘用言语刺激她,
「哥哥听鸡巴怎样,是不是臣服了!」

  「啊,啊,是,妹妹臣服了,妹,妹从……从来没这么爽过,啊!」

  「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摆架子?」

  「不……不敢了,啊……啊,好有力。」

  「以后你就是我的专用性玩具,知道吗?」

  「知,知道了。」

  「大声说出来,」

  「我,我是你的专用性玩具。」

  「不行,完整详细的说出来。」

  「啊,我,我柳英英是儿子方永的专用性玩具,我的骚屄,奶子,屁股,都
是给儿子玩的,儿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

  「你不但是我的性玩具,还是我的性奴,知道吗,妈妈,」

  「知,知道,我,我是儿子的性奴,啊,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好,好哥
哥,救我,要死了。」

  妈妈高潮的同时,方永也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顺着柳英英剧烈收缩的阴道流
入深处,流进子宫。

  得到满足的柳英英欲望渐渐消退,理智也一点点的得到恢复,「天啦,我刚
才做了什么?」刚才淫荡的情形在她脑海中浮现,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表现得
这么淫荡,特别是在自己儿子面前。

  「妈妈,你可真骚啊,」方永拍了拍柳英英的脸,「想不到平时看起来严肃
的妈妈骚起来比我看过的A片里的女主角还骚。」

  「不,不是的,」柳英英反驳道,「是,是你用药害我的。」

  「哈,哈,」方永听后大笑道,「妈妈,你真的以为是什么春药吗,我涂的
只是花露水而已。」

  看着在自己眼前晃动的瓶子,柳英英脑里轰了一声,内心崩溃了,她明白方
永所说的话是真的,但心中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口中仍极力否认着,「不,不
是,你骗我的,你涂的是春药。」

  「妈妈你别自欺欺人了,」方永笑道,「你还是个警察,你真的相信有能提
高女人性欲的所谓春药吗,其实我只是用这个说法激起了你体内本身的淫欲而已。」

  「不,不是的,」柳英英哭泣着还是不愿面对这个现实。

  「妈妈你不要再纠结这个了,」方永做着她的思想工作,「你刚才是不是特
别舒服。」

  柳英英没有回答,因为她不敢承认,但又不能否认。

  「其实妈妈你天生淫荡,儿子我只是把你开发出来而已,你又何必压抑自己
的天性呢。」

  柳英英没有说话,只是流着泪无声的哭泣。

  方永冷笑一声一把抱起她,朝门外走去。

  「做,做什么?」看着年青的胸膛,柳英羞得闭上眼睛。

  「帮你洗澡,」方永冷静的回答。

  柳英英没有反抗,她知道反抗已没有用了,也不想反抗了,刚才她已被眼前
的这个男人肏得「哥哥」「主人」的乱叫,还有什么反抗的意义吗。

  把妈妈放在浴室中的浴缸中,上满水后,方永便开始为她清洗身体,柳英英
也闭上眼睛任由儿子把弄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今后会怎样,她也没精力思考了。

                ***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18-8-28 08:3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贡献 +4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8 08:40
  • 逍遥夢 原创 +2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8 08:40
  • 逍遥夢 金币 +304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8 08:40

TOP

好象这篇比“三生三世”受欢迎点,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这是色文论坛,大家都喜欢看肉戏一些。写那篇伤头,而这篇就伤身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6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8 08:40

TOP

无意中看到大大更新了,便前来阅读。继强之后主人公又开始用药,这样一步一步攻破母上心理防线使其沦沉的剧情虽然有些偏快但也合情合理。可以期待母上成为rbq的剧情,同时也很好奇之后父上会不会出现,出现的剧情展开又是如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10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9 08:19

TOP

笔者开篇布局别处新彩,也交代结果,再反推过程和发展,双线并行,有创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阎罗天子 金币 +2 活动期间双倍奖励 2018-8-29 17:58

TOP

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我想不光是我有这样的感觉吧。警花,制服诱惑,亲手撕扯丝袜的快感,超美妙。大大加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阎罗天子 金币 +4 活动期间双倍奖励 2018-8-30 19:47

TOP

看着确实挺过瘾~~喜欢包裹在警服之下的胴体,期望看的用特殊的手段来调美丽的妈妈 ,丝袜什么的会更有感觉哦(′-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阎罗天子 金币 +4 活动期间双倍奖励 2018-8-30 19:48

TOP

字数:6312

  在接下来几天里,柳英英有些自暴自弃了,每天除开吃饭洗澡外,就是麻木
的任由儿子玩弄自己越来越淫荡的身体。

  「妈妈,明天你要上班了,把这个穿上吧。」方永扔了件衣物给床上的柳英
英。

  柳英英拿起一看脸刷的红了,是一件超薄的黑丝袜,她这才惊醒,自己请的
假期已经快过完了。

  在这短短的十来天,柳英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个威严的警察妈妈逐渐消
失了,虽然她内心还不承认,但其实她的身体已被亲生儿子调教成了一个性奴。

  第二天早上,当被儿子肏了一晚上光溜溜的柳英英准备穿上三角内裤时,方
永冷冷的命令声在她耳边响起,」不准穿这个,直接穿上丝袜。」

  柳英英一怔,她咬了一下嘴唇,慢慢的放下内裤,拿起一旁的黑丝袜。

  方永欣赏着漂亮妈妈穿丝袜的动作,啧啧称赞道:「真漂亮啊,妈妈你这双
美腿配上黑丝真是绝配,以前为什么很少穿呢?」

  柳英英没回话,又把方永准备好的上衣与紧身裙一件一件穿好,然后轻声说,
「好了,我,我上班去了。」

  「好的,等我换好衣服就走。」方永笑着说。

  「什么?你也去?」柳英英大吃一惊。

  「肯定啦,」方永笑着说,「我得看看经过这几天,你的那些同事同事眼光
好不好,受了我这么多的滋润,妈妈你更漂亮了,呵呵。」他又掀开妈妈的裙子,
拉开丝袜,拿了个震动器放入小穴内。

  这些天已被调教的没反抗勇气的柳英英不敢阻拦,她只得认命的接受儿子的
安排。

  从公安局大门到柳英英的办公室有一小段路程,期间有不少人与柳英英打招
呼,而跟在一旁的方永看到那些女人嫉妒的表情和男人好色的神态而暗自得意,
这么受人瞩目的美艳警花妈妈已变成了自己的禁脔。

  与柳英英同一间办公室的是一个叫黄小月的年青女警察,她一见柳英英就非
常热情叫道:「英姐,你休假回来了啊。」

  「嗯,是的,」柳英英挤出一丝笑容,努力不让她看出自己如今的状态,
「昨天回家的。」

  「是小永啊,」黄小月又对方永热情的说,「长这么高了啊,越来越帅了。」

  方永对她的奉承只是笑了笑,而此时柳英英也转身到了办公室后面的换衣间
换了身警服出来。

  看着穿着套裙的妈妈出来,方永眼睛都直了,英姿飒爽的妈妈婷婷玉立,如
同天使一般光彩夺目。

  「英姐你真漂亮,不愧是我们警局的第一美人,」黄小月笑着称赞道。

  「少贫嘴了,」柳英英幽幽的回答,「都老太婆了,还什么漂不漂亮的。」

  「哪里,」黄小月说,「英姐你与小永站在一起认识的知道你们是母子,不
认识的还以为是姐弟呢,小永,你说是吧。」

  「是,是,」方永连连点头笑道,「我有几次同我妈在外买东西,别人都以
为她是我姐姐呢。」

  柳英英瞪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她走到自己办公桌旁坐下说,「好了,
工作吧,小永你也到一旁坐着看书吧。」

  方永走过坐下,他见妈妈正拿着桌上的资料在看,暗暗一笑,暗暗猛的一按
裤内的摇控器。

  只见柳英英猛的一颤,手中的文件掉了一地,她紧张的连忙弯下腰去捡。

  「怎么了,英姐,」黄小月关切的问,「是身体不舒服吗?」

  柳英英感到浑身滚烫,她可不敢说出自己内裤都没穿,而且小穴内被丝袜裹
紧着一个震动器,而现在这个震动器还在不停的抖动着她的阴道。

  而此时方永走了过来,拍了拍柳英英的后背说:「妈,你感冒还没好,我要
你今天别来上班,你偏要来。」

  本来当时同事的面被儿子摸背,柳英英非常难堪,但听方永的话后她又不好
反驳,只得尴尬的对黄小月说:「嗯,旅游时受了点风寒还没完全好。」

  「哦,那英姐你多休息一下,今天的事让我来做吧。」黄小月又称赞道,
「英姐你儿子真懂事,真献慕你生了个好儿子。」

  柳英英脸一红,不敢说话。而一旁的方永得意洋洋的想:「要是你知道我已
把我妈弄上床被我肏得哇哇叫,那你可不止是献慕了。」

  柳英英此时确实非常难受,小穴内的震动器震动不停,她只好顺水推舟的答
应了黄小月,坐在椅子上假意休息。

  见到妈妈这幅娇羞难奈的神色,方永暗自得意,他把椅子搬到柳英英身旁坐
下,拿出一本书放在桌上假装阅读,其实真实目光却在妈妈的黑丝大腿上扫来扫
去。

  一旁的黄小月不知真实情况,便坐在自己办公桌旁忙起自己的事来。

  过了一会见她不再注意这边了,方永伸出手在桌底下朝柳英英的大腿上摸去。

  柳英英本能的身子一缩,但一见儿子严厉的目光,又只得停止了躲闭,任由
儿子的手在自己丝袜大腿上肆意轻薄。

  摸着妈妈微微颤抖光滑的丝袜大腿,方永好色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
此时的妈妈想躲又不能躲的神态更有说不出的诱惑,若不是有黄小月在一旁,他
早就要把眼前这成熟高贵的妈妈就地正法了。

  而此时的柳英英可受不了了,她既要忍受小穴内震动器的刺激,又要抵抗儿
子的侵犯,还要极力表现出正常的神色不能让对面的黄小月看出端倪。

  方永的手越伸越深,他轻声道:「妈妈,你怎么这么湿了啊,丝袜都湿透了。」

  柳英英知道自己小穴内早已是泛滥成灾,听儿子这么一说更是吓了一跳,生
怕会被黄小月听到,连忙用最低的声音求饶,「别,别说。」

  「她听不到的,」方永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黄小月,小心的又移了移身子,
与柳英英靠得更近了,他把妈妈裙子后面翻起,以更好的方便抚摸她的屁股。

  柳英英紧张的一动不敢动,此时的她相当于是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若是有
人走到后边,一定会看到她丰满的屁股仅被一层薄薄的丝袜包裹着,甚至可以透
过丝袜可看到里面没有穿内裤。

  方永越来越大胆的玩弄着美艳妈妈的屁股和阴部,畅快淋漓的享受着极富弹
性的肉体给他带来的快感,他甚至还把手指插入肉体中屁股沟至前阴的那条缝细
中来回搓动,感受着不能抑制身体而微微抖动的妈妈给自己带来的无边快乐。

  突然一阵铃声响动,把柳英英母子吓了一跳,一动不敢动的坐着。

  「哦,好的,」是黄小月的手机,她接完电话说了几句后,对柳英英说:
「英姐,陈局让我过去一下。」

  「好的,你去吧,」柳英英点点头。

  直到房间内只有方永母子二人,他们才松了口气。

  「你吓死我了,敢快别弄了,」柳英英推了推方永。

  「这样你还不是更刺激,」方永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趴在桌上。」

  「你想干什么?」柳英英吓了一大跳。

  「当然是干你啊。」

  「你疯了,这是我办公室啊,」柳英英吓得花容失色。

  「就这样才爽啊,」方永站起推着妈妈上半身趴在桌子上。

  柳英英不敢抵抗,但嘴里求饶道:」别,别这样,求求你了,小永。」

  「啪」的一声,方永重重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叫我什么?」

  「哥……哥哥,放了我吧,会被人看到的,那我可没法做人了。」

  方永不理会妈妈的求饶,伸入丝袜把震动器取了出来,还不忘讥笑道:「既
然害怕,小屄内怎么这么湿了,口是心非的骚货。」

  「屁股翘高点,」方永命令道。

  「呜呜,不,」柳英英口里虽拒绝着,但身体不由自主听从了儿子的指令。

  方永掀开妈妈的裙子,掏出早已肿胀的鸡巴,对着肥美屁股中间的肉沟插入,
带着丝袜一起插入了柳英英的阴道内。

  「呀,怎么,怎么连丝袜?」柳英英娇呼道。

  「早就想这样肏你了,」方永喘着气说,「骚货,穿着丝袜还这么湿,口里
还说不要。」

  「你,你快点,」柳英英全身发颤,骚痒与害怕交织而成的刺激让她疯狂的
几乎崩溃。

  方永一边插着美丽的妈妈,一边仔细听着门外的声音,他也怕万一有人进来,
自己得有所准备。

  而柳英英更惨了,她上身趴在办公桌上,整个人被儿子撞得一前一后的,而
小穴内的刺激更是让她难受异常,但她想叫又不敢叫,汗水混合着泪水屈辱的呜
呜哽咽着。

  看着穿着警服的妈妈被自己肏得欲仙欲死,方永得意万分,他羞辱道:「妈
妈你这个警察被人在自己办公室强奸,是什么滋味啊?」

  「不,不要,」柳英英轻声回应。

  方永见她不顺从,有些恼怒道:「不说是吧,我就这样把你推到门外去,让
那些仰慕你的同事看看你真实的面目。」说罢他拉起柳英英做势往外推。

  「不要!」柳英英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说:「舒服,被强奸得舒服。」

  方永这才满意的停止举动,他要乘胜追击,用严厉的口吻说:「以后你就是
我的性奴,我的命令不能违抗,知道吗!」

  柳英英已彻底屈服于儿子的淫威之下了,屈辱的回应道:「知,知道了。」

  方永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屁股说:「叫我主人!」

  「主……主人,呜……。」

  一声主人让方永再也控制不住,精液喷出,溅在柳英英的黑丝袜上。

  从这天后,柳英英沦为了儿子的性奴,虽然她内心还有一丝抵触,但她反抗
的力量也越来越微弱了,特别是当她的骚屄被鸡巴插入后,她的身体就本能的迎
合着奸淫她的另一个身体,成为那个那男孩的精盆。

  这日晚上。

  方永正压在美艳的妈妈柳英英柔软而又有弹性的身体上奸淫着,突然一阵手
机的铃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谁这个时候打我电话?」方永不情愿的拿起电话,一看号码,是自己的同
桌兼死党袁临打来的。

  「喂!」他接通电话没好气的回道。

  「方永,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接电话?」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孩不满的声音。

  方永拍了拍妈妈的奶子,示意她翻过身来,柳英英顺从的趴在床上,像一只
温顺的小狗抬起高翘浑圆的屁股对着儿子。

  方永把手机平放在妈妈光洁的背上,扶着湿漉漉的鸡巴再次捅入泞泥的小穴
后才对着已开免提的手机说:「在有点事,你想说什么说吧。」

  「哎,还不是因为我妈吗?」袁临的声音很是不高兴。

  「杨老师?」方永说,「又是怎么了?」

  袁临说:「班主任是自己的老妈真是不走运,在家里受她管,在学校还要受
她管。」

  方永笑道:「肯定是你小子又做什么坏事了吧,杨老师这么好的人也只有你
会让她生气的。」

  「什么坏事啊,就是昨天回来晚了一点……。」

  电话那头的袁临开始述说自己昨天发生的事,可方永并没有什么兴趣听,他
也知道这个同学跟他说也只是情绪的一种宣泄而已,而此时他有更高兴的事情要
做了。

  他扶着妈妈的大屁股,大鸡巴缓缓的抽插,看着妈妈的秀发随着自己的动作
随之摆动,方永是又爽快又得意。

  想着前不久还对自己严厉教育的妈妈,现在却跪趴在自己面前,全身脱得溜
光,抬起大屁股,扳开女人最隐密的小穴,让自己的鸡巴在她体内四处驰骋,方
永感受到无尽的成就感。

  当他看了一眼正被他肏得眼神迷离的妈妈的侧脸时,突然,另一个女人的形
象浮现在脑中,那正是正在通电话的袁临的妈妈,也是他两的班主任老师杨晓晓。

  这个杨晓晓可是他们学校的绝对女神,方永班上的男同学课间之余谈论最多
的就是他们的班主任,每次杨晓晓换套衣服都是他们谈论的话题。

  渐渐地柳英英的脸慢慢变成了杨晓晓的样子,方永感到自己的鸡巴更硬了,
撞击的力量也不由的加大了许多。

  而四肢趴着的柳英英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刚才在听到儿子与同学通电话时她
就非常惊慌,本想阻止,但这些天一直被这个恶魔儿子调教,她早已没有勇气提
出请求了,更别说反抗了,她只有咬紧嘴唇,忍受着阴道内传来的刺激,努力不
让自己发出声响。

  而突然加大的撞击让柳英英一下控制不出,「嗯……嗯……!」的发出了几
声呻吟,惊慌之下的她连忙低下头,把整个脸埋在枕头中,以阻挡娇喘声的发出。

  这一下她屁股抬得更高,把方永的鸡巴夹得更紧了,方永也不由舒服的发出
了一声长吁。

  而母子二人发出奇怪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袁临也感觉到了不正常。

  「方永,你在干什么?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啊?」

  方永向前倾,抓住妈妈悬摆的奶子,重心全压在屁股上,一边揉捏一边抽插
着说:「在听啊。」

  而柳英英被肏得更刺激了,奶子,小屄,屁股上的刺激混合着袭来,她想大
叫却又不敢,双手在支撑着身体又抽不出,急得她眼泪直流,小嘴发出的呜呜低
吟声更加阻挡不住。

  「不对,方永你小子肯定是在做什么,我总觉得不对劲。」

  方永眼珠一转,压低声音说道:「好吧,你耳朵真尖,实话告诉你吧,我在
看A片。」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尖叫的声音,「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我在诉苦你
还有心思看A片。对了,你看家看这个不怕你妈发现啊。」

  「没事,她没在家。」

  「你妈可是警察啊,」电话那边传来担心的声音,「你电脑里有这样的片子
如果发现了,那你可惨了。」

  方永看着已被自己奸淫得全身抖动的妈妈,笑着回应道:「没事,她发现不
了的,就算发现了也没关系的。」

  「你什么时候这么屌了?」

  听到二人的对话,柳英英扭过头狠狠的瞪了方永一眼。

  看到妈妈含怒带羞的神情,方永更是兴奋,他拍了拍妈妈饱满的奶子得意的
说:「这你就别管了,告诉你啊,这部片子是我看过最好看的A片了。」

  「什么片子这么好看?」袁临问,「什么内容,哪个女优啊?」

  「呵呵,」方永笑道,「这片子是讲一个熟妇女警在执行任务时被一个比她
小得多的男孩强奸,并被调教成性奴的故事,女主从高贵成熟,后来被调教成一
个淫妇,真他妈太刺激了。」

  「有这么夸张吗?」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不相信。

  「我放点声音给你听听就知道了,」方永把手机放到柳英英脑袋边上,凑在
她耳边小声说,「别压抑自己了,叫出来吧。」

  柳英英感到万分的羞耻,自己象一只淫贱的母狗趴着被亲生儿子奸淫就够耻
辱了,现在居然还要把自己的叫床声给儿子的同学听,也实在做不到,她含着泪
拼命的摇头。

  「哪有声音啊,」电话那边传来催促的声音,「你不是在骗我吧,」

  「哦,音响有点问题,你等一下啊,」方永见妈妈不听从自己的命令,有声
恼怒,他双手扯住柳英英的长发,迫使她扬起头,鸡巴更快的在小穴内抽插,撞
击妈妈屁股的「叭叭」声响彻整个房间,这姿势就好象是方永扯着缰绳在一匹马
上奔驰一般。

  而柳英英更难受了,因为头被扬起,小嘴再也合不拢了,而身体内的巨大刺
激更是让她无法控制了,「啊!」一声悠长的呻吟后,她再也无法自制,「啊
……啊……啊!,」淫叫声一声声传出。

  而这也让她感到舒服多了,她闭上眼睛,放任小嘴「啊!啊!」的无所顾忌
的叫起来。

  方永非常满意,笑着对手机说:「听到了吗?不错吧。」

  「哇操,这女的叫的真骚,」那边传来袁临赞叹的声音,「你把这片子传给
我看看。」

  方永嘿嘿一笑,「不能传给你。」

  「别这么小气啊,我们可是好兄弟啊。」

  方永笑道:「这样吧,你明天到我家里来看。」

  「不要这么麻烦吧。」

  「你不来就算了,那就看不到这么精彩的片子了。」

  「别,别,我来。」

  就在二人聊得起劲时,柳英英却被插得意乱情迷了,「啊,啊,啊,好,好
哥哥,好爽啊。」

  「咦,怎么讲中文?」袁临那边传来疑问声。

  「谁说A片一定是日本的,」方永怕再继续下去会带出破绽,「好了,不说
了,你明天来吧,」说完还未等那边回话便挂掉了手机。

  「妈妈,你真骚啊,」方永拍了拍柳英英的屁股,「是不是听见是我同学想
勾引他啊?」

  「不,不是的,」柳英英悲鸣着摇头,长发随着舞动,配合着扭动的裸体真
是风情万千。

  方永看得是欲火暴涨,他紧紧抓着妈妈的奶子,使劲全身的力气抽插着妈妈
娇嫩的小穴,嘴里更是辱骂道:「骚货,骚屄,肏死你!」

  「啊!啊!」柳英英大声的呻吟着,堕落的嘶喊着,只有这样才让她淫贱得
身体得到缓解,「肏,肏我,好哥哥,好儿子,肏我,用力,不要怜惜我,肏死
我这个淫贱的妈妈吧!啊!啊!不,不行了,哥哥,儿子,主人!」

  终于,柳英英的阴道猛烈收缩,方永感到自己的鸡巴连带着整个人都要被扯
到里面去了,鸡巴三百六十度的被一层肉壁紧紧压裹着,这种极乐的快感是之前
从未出现过的,就是神仙也无法控制了,又浓又烫的精液一股股射入妈妈的阴道
内。

  柳英英更是象一滩烂泥匍匐在床上,大口喘气的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刺激的高
潮,「就是死也值得了,」她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真骚啊!」方永喘着气说,「你知道做我性奴的好处了吧。」

  「知道了,」柳英英有气无力的回答,「妈妈我愿做儿子的性奴!」

                ***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18-9-3 17:2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贡献 +2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9-3 17:29
  • 逍遥夢 原创 +1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9-3 17:29
  • 逍遥夢 金币 +252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9-3 17:29

TOP

有羞耻感,才会有征服的快感,更何况是这种母子乱伦的文章,母亲被儿子娴熟的手法调教,简直就像以前是个经常干这种事情的人一样。而且这个母亲的反应很在线啊,不像有些h文总是莫名其妙母亲就被儿子上了,而且还特别享受。这种在调教中慢慢改变的剧情真是让人引起无边的遐想,从一开始的抵抗,到慢慢被动的接受,然后开始享受,这个过程的feel还是这么足,哈哈。加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16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9-4 07:14

TOP

感觉征服有些过于简单,女主毕竟是女警,无论从智力体力还有素质应该都不会太差!
而女警之类的人物之所以让人遐想除了身份之外最多的是那股正义感和坚韧不拔的品质
文中女主角好像一个都不占,如不是剧情交代是警察,单看那那么容易自暴自弃的的方式,倒有点像是出轨习惯的深闺怨妇
在自暴自弃之前是不是应该有些斗智斗勇较量的环节?
至少要给于对方一定精神打击,之后精神肉体双管齐下,这样才正常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18 征文期间,双倍奖励!! 2018-9-6 07:35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23 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