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征文季军] 【色城2011同人与续写(A)】【红楼春梦】(9月30日174楼更新第廿五回)

本主题由 缘心 于 2018-10-17 14:47 分类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袭人和宝玉的套路还是属于正常式的H,而红楼原作里就有这段剧情了. 这篇文感觉只是放大了原作剧情, 用H度来说的话就是刚刚才及格.
现代人看H文已经不会满足以前那种平淡如水的正常情色剧情了.重口爱好者越来越多.红楼的改编以前就是重口居多 现在么 更应该继往开来
红楼这本名著.是十分适合改编色文的.看过原版的就知道 红楼里本身就隐喻了各种重口H.所以要写好红楼同人 建议抓住一个字 ' 乱'写红楼同人应该抓住这个字来做功夫!
希望作者再接再厉 写出更好的红楼同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呵呵,记得当初看金鳞的时候,猴子总是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娱人娱己,娱人还是要先娱己的。现在想想,的确很有道理的一句话。因为咱写这些东西不为名不为利,只是为了开心一下。那么当然要让自己先开心才行。
说实话,模仿古代普通话写东西很难的,有时候要一字一字的扣,有时候还要拿出原著来翻翻,各位多体谅吧。我不想把它写成那种大白话的色文,更不想写什么搞笑的东西。以后写也会写群P、乱轮和SM,但是基本上都是这个风格了。
还有,人物性格我也会尽量尊重原著。因为喜欢红楼,尤其喜欢薛宝钗呀~~~
希望大家支持支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fireice 金币 +8 互动~ 2011-8-14 10:02

TOP

这个也太短了吧???????????
还有木有后续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fireice 金币 -3 请针对文章内容回复 2011-8-15 13:46

TOP

【色城2011同人与续写(A)】【红楼春梦 玉有情只身送花露 凤有意宽衣谢才子】

作者:yaojiji
2011年8月15日首发SIS

        第三回  玉有情只身送花露 凤有意宽衣谢才子

*************************************************************

  PS:袭人晴雯等丫鬟喊宝玉还就真是" 宝玉" 这么喊的……这是贾母的意
思,因为名字要众人都叫的,希望把宝玉的名字叫的贱了才好养活。这是古人的
习惯,侯门也不例外。袭人他们当着老爷太太们都是叫二爷,私下里还是叫宝玉
的。

************************************************************

  回说宝玉自从和袭人初尝人事之乐,并乐此不疲,每晚夜深人静之时宝玉必
将袭人唤至身边逍遥快活一番。袭人也只一味应承,并不推脱。

  这日辞了贾母并王夫人等回到自己房中,回想起凤姐方才所说之话,心道凤
姐自是知道了那日自己和袭人之事,但是又并没有告于贾母等人,方才又用语言
暗示于我,是和用意?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袭人捧了茶来,见宝玉如此,遂说" 二爷如今在这里想也是无用,依我看,
不如你直接去找琏二奶奶问个明白才好。琏二奶奶来咱府上这么多年了,也是看
着二爷长大的,对二爷犹如兄弟一般,我想她必不会坑害于你" 宝玉听得言之有
理,便道" 你把那日夫人给我的玫瑰花露拿来,我亲自给二嫂送过去。" 说着
便带了玫瑰花露一人出门,朝凤姐房中走去。

  却说凤姐回来之后,正有几个老妈子在等着回复事情。把他们一一的打法了
下去,随自己端起茶来品了一口,又想起了今日和宝玉的对话,竟是自己吃吃的
笑了出来。正在自己胡思乱想之时,却听见外面脚步之声,随有人叩门" 琏二嫂
可在屋里吗?" 不是宝玉又是何人?

  凤姐听罢慌忙下地,一边答道" 在呢,可是宝兄弟来了?" 一边忙对着镜子
规整了一下脸面。已见宝玉推门走了进来。忙笑道" 可真是稀客了,今儿是什么
风把您给吹来了?" 宝玉脸上一红,不知如何作答,忙道" 琏二哥不在屋里吗?
""他呀,去苏州给府上买办建园子所用之物去了,还要月余才得见,可是你今日
来我这有何贵干?" 说着拿着一双杏眼,似笑非笑的望向宝玉。

  宝玉哪里不知贾琏已经去了苏州,只是自己也知道有些日子不来这边,方才
凤姐问起自己无言以对才转移了话头。听凤姐问起自己为何而来,忙从衣襟内掏
出了玫瑰花露,笑着道" 昨儿太太赏了我两瓶子西域进贡的玫瑰花露,我试了一
下,的确味道不错只一小匙配上一杯水就清香的不得了。今日带了一瓶来也给嫂
嫂试试。" 凤姐是个什么心机的人,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宝玉不是为了送花露而来。
" 哟,这可真是劳烦宝兄弟了,这些小事情,找他们丫头老妈子送来就是了,怎
么敢劳您大驾".说的宝玉又是脸上一红,道:" 老妈子并丫头们都粗手笨脚的,
我也怕他们说不大清这花露如何调剂,才自己来了" " 那可真是宝兄弟费心了。
就放着吧。回头我试试" " 平儿姐姐也不在屋里吗?何不现在就让她给二嫂沏上
一杯?" " 平儿去东府里取点东西,要得一会子才能回来了" " 那……要是二嫂
不嫌我腌臜,我给你沏一次如何?" 说着便动手沏了起来。待沏好后双手奉上。
凤姐笑着道" 今天可是我的福气了,能喝得宝兄弟亲自沏的花露" 说着便接了过
来。二人双手触碰,凤姐还似无意的用指甲轻轻的在宝玉的手上划了一下。宝玉
也不敢动。递了杯子,忙缩回手来。

  却见凤姐一只柔荑端着碟子,另一只拿起茶盅,双目款款含情却不斜视,那
涂了胭脂的杏桃小口轻轻撅起,轻轻的往盅里吹着气,复又伸出香舌,轻轻的在
盅口舔了一下,这才细细的品了一口。宝玉看的这样的光景,不由得呆了。心想,
平日随也知她是个风流人儿,但终于是我嫂子,未敢造次,今日细细看来,可真
是凤一样的女儿家了,真真可惜,怎么就嫁给我那琏二哥了。又不知她在床底之
间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正在胡思乱想间,却见凤姐已经放下了茶盅,脸上带着
笑靥道" 果真是上用的东西,就是和小厮们从铺子里买来的不同,只这一小口就
满嘴余香。宝兄弟多日不来了,今日可要坐一坐再走了。不然外面的人知道了,
知道的说是宝兄弟不惜的在我这猪窝马棚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当嫂子的怠慢
了你呢" 宝玉听得这话,慌忙说道" 嫂嫂这是怎么说的,平日里嫂子料理府上大
事小情,我是不敢叨扰你才是" " 唉,我那会子刚嫁到你们贾家,你还是六七岁
的孩子,是我从小看你长大。你一直都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在我这要这要那,如今
你到是长大了,出落成人样了,却越发的和我分生了,平日里也不像你小时候,
有的没的事就往我这里跑,在我身上撒娇。唉,想必是我老了,没有昔日里的风
光了。" 说着眼睛低下去,轻叹起来。

  宝玉听罢,又看到凤姐如此光景。慌忙劝道" 嫂子哪里话来?哪里就是你老
了呢?这府上上上下下百余人,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物?嫂子正是风华正茂的
年纪呢,仙女一般的人儿。" 说着,就把身子往凤姐处靠了靠。

  凤姐听得这话,抬头到" 宝兄弟这话可真心?" " 当然真心,如若有一句假
话,让我,让我明日就被老爷活活打死才好!" 宝玉说着就起誓。

  凤姐忙伸出手去,用手掩住了宝玉的嘴" 傻兄弟,姐姐哪里不知道你是真心
话,怎么又让你混起誓来了。" 宝玉本是呆性情,如今被凤姐的一只玉手堵住了
嘴,哪里还说的下去,用手握住凤姐的手道" 嫂子,并非我胡言乱语,只是你天
仙一样的人儿,如今我也长大了,自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你,总是要避嫌些
才好,唉!我也是不想啊。" 说着也长吁短叹了起来。

  " 傻兄弟,你这可就是多心了。" 凤姐说着,非但没有伸出手来,反而由宝
玉握着,把另一只手也搭在了宝玉的手上" 只要你平日总来看看我就是了" " 嫂
子……" 宝玉再呆傻,今日这光景也已经懂得了凤姐的心。随伸出一只胳膊,把
凤姐揽在怀中。

  凤姐嘤咛一声靠在宝玉怀里。" 傻宝玉,还叫人家嫂子!我不依~" "凤姐姐
" 宝玉忙改口到。一面把凤姐搂的更紧,仔细的闻着凤姐身子上的一缕幽香。"
姐姐身上可真香,用的什么粉?" " 我哪用的什么名贵的粉啊膏啊,定是没有你
家袭人身子好闻的" 凤姐说着哧哧的笑了出来。

  宝玉听了大窘,道" 姐姐……原来你都是知道的。" " 爷们长大了,寻花问
柳自是再寻常不过的,哪个男人不好色呢?" 凤姐一边说着,一边搁着衣服抚摸
着宝玉的胸膛" 宝兄弟真是长大了,这身子也有几分爷们的模样了" 宝玉被凤姐
摸索的已然动了情,随壮胆把手也探向了凤姐的胸脯" 姐姐说我年纪大了,今儿
我倒要看看姐姐是否真的就老了?" 说着已然将手按在了凤姐的玉乳之上。凤姐
又是哧哧的笑了起来" 傻宝玉,隔着衣服怎么能看出来,不如……不如我……"
说着脸色早已绯红,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 姐姐今日若肯将庐山真面目使我一件,我也不枉活此生了!" 宝玉说着就
动手开始解起凤姐的衣衫来。一层层的衣衫除尽,已经显露出凤姐的身子来。但
见凤姐削肩柔若无骨,皮肤滑若凝脂白里透红。一对玉乳饱满匀称,挺挺的玉立
着,奶头深而圆。真是如两座玉峰一般的俊俏。

  " 呵呵,看你那色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还好看么?看够了没?" 凤姐
见宝玉的呆样,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得意。" 你还是孩子那会,还吵着要吃我的
奶呢。" " 姐姐,我现在也要吃呢" 说着就把口张开,已经把一颗玉乳含在口中
吸吮了起来,同时用手抓住另一只玉乳揉搓了起来。不一会,只弄的凤姐娇喘连
连" 宝,宝玉,来给你吃我的奶……嗯……可,可好吃么?来,这边也吃吃,我
家巧姐都没有吃过我的奶,今日都给你吃了吧" 宝玉把凤姐的两个椒乳都吃了一
番,又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了起来,不一会就把自己除了个精光。又来解凤姐的
裙子。凤姐见宝玉脱光了身子,亮出硬挺的阳物,顿时眼前一亮" 宝玉可真是长
大了呢,几年不得见,这物件怎么就长这么大了?" 说着便把宝玉的阳物握了起
来。

  " 哦,姐姐的小手好柔软,握的我真舒服!" " 傻宝玉,可比袭人握的舒服?
" 说着,一边细细套弄一边抓住两颗春丸揉捏。

  " 哦……姐姐真会弄,可是舒服死我了" 宝玉壁上眼睛,不住的点头到。

  " 呵呵,这就舒服了?还有更舒服的呢。" 说罢,凤姐就把檀口张开,把宝
玉的阳物含入口中,吞吐了起来。

  宝玉只是初经人事,哪里得知男女之事还有如此多的玩法,只觉自己的阳物
被纳入一个湿热之处,好不舒爽。" 啊……姐姐可真会弄,姐姐的小嘴,哦,吸
的我可真舒服!" 凤姐并不答话,只是专心的品尝宝玉的阳具,一会吞吐,一会
又用舌头来回的舔舐。真像在品尝人间美味一般。只一会便感觉宝玉的阳物突然
暴涨,凤姐知是宝玉要泄了,便又加紧的吞了几下,最后直把整根阳物都含入口
中。宝玉只觉一激灵,已将子子孙孙射入到凤姐的檀口之中。

  只见凤姐的眉头禁皱,喉咙蠕动了几下。待到宝玉射完了阳精,拔出阳物,
竟是没有一丝残存的腌臜之物粘在上面,只有凤姐剔透的口水。" 姐姐怎么都吃
了,这等腌臜之物,快吐出来才好" " 傻宝玉,这男人的阳精才是好吃呢,还能
美容防老,你可知道?" 说着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残余男精。

  " 哦,那我也要尝尝姐姐的阴精了" 宝玉说着,就把凤姐推到在床。凤姐咯
咯的笑着,却也就依得宝玉胡来了。

  宝玉搬开凤姐的两条双腿,就开始舔舐了起来。凤姐阴毛浓密,玉蚌上的两
片肉唇比袭人的肥厚了许多,颜色也略深些。宝玉把两片肉唇逐一纳入口中,舔
弄吸吮,只弄的凤姐本就已经湿透的下体又流出许多阴精来。宝玉一一的用舌头
舔干净,并咂咂嘴道" 姐姐下体的阴精更是美味呢。说着又埋头舔舐了起来。"
凤姐刚才几下便弄的宝玉泄了身,自以为宝玉初尝人事,还未老道,哪成想宝玉
这唇舌之功能如此精湛。平日里贾琏哪里会为她舔阴,平儿随常常用口舌伺候自
己,但与男人比起来,自是不同。如今不由得让宝玉舔的浑身乱颤,嘴里呜咽到
" 啊,好宝玉,好弟弟,舔的姐姐好受用啊!……你……你可是平日里常给袭人
那小蹄子舔么?" " 姐姐,实不相瞒,我这可是第一次给女子舔阴,也只是混舔
一气。姐姐若是受用,我便常来与姐姐舔可好吗?" 凤姐又用手把宝玉的头压向
自己的玉蚌" 使得,只要你不嫌弃我老了,你尽管来,姐姐给你吃奶,姐姐给你
舔那话儿……哦哦……舔得好。" 说着自己用手把玉蚌掰开,露出里面的嫩肉来。
宝玉更是伸长了舌头由下而上一下下的舔舐起来。发现每次舔到那颗珍珠都会引
来凤姐一哆嗦,便索性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它之上,一会用舌头轻挑,一会又含入
嘴中吸吮。只搞的凤姐娇喘连连,不一会竟是尖叫了几声,玉蚌中吐出大量阴精,
竟是泄了身子。宝玉又舔了几回子,把流出的阴精都吞进肚子里。

  折腾了这一时,宝玉的阳物已经又勃起了。此时见凤姐仍在余韵中,随提起
凤姐两腿,把阳物对准凤姐的玉蚌,一用力便插了进去。凤姐哦的一声回应道"
哦!宝玉,好粗长啊,插得姐姐真舒服。" " 姐姐,还有更舒服的呢" 宝玉说罢,
便抄起凤姐的两腿抽插了起来。凤姐已经生养过孩子,下体自是和袭人出破处子
之身的窄紧所不能比。但淫水颇多,不一会就泛起了咕唧咕唧之声。出入自如,
宝玉不由得越插越起兴,越插越流畅,只插的凤姐娇喘吁吁,大呼小叫之声不绝
于耳。

  " 宝玉……啊,宝玉……你插死姐姐了!宝玉的鸡巴插的我好爽啊!要,要
上天了!啊……用力!再快点,快点操弄我的肉穴!我……要被你操死了……"
宝玉自幼家教甚严,又何尝听到过这等污言秽语?如今听到,更是多了一层刺激,
遂更加卖力的插弄。不一会就把凤姐弄得泄了几次身子了。

  " 好宝玉,你要干死我了。" 凤姐又从一波高潮中回过神来,擦拭着宝玉脸
上的汗水,心疼的道" 傻样,就知道一味的蛮干,快擦擦汗,躺下让姐姐伺候伺
候你吧。" 说着让宝玉躺倒在床,用手扶正宝玉的阳物,双腿劈开把粗长的男根
一寸寸的纳入自己的体内。

  却说宝玉随初尝人事,却也不是傻子,见凤姐如此,也已懂得了配合,双手
一会梳理下凤姐的阴毛,一会又揉揉凤姐松软的奶子。看凤姐在自己身体上蹲起
磨蹭,一阵阵的快感也从下体传来。

  " 姐姐……哦,姐姐可真会玩,比袭人可好得多了,日后宝玉必要多多和姐
姐亲近……亲近才是……" " 啊,好……好弟弟,你的大鸡巴也……比你……比
你琏二哥的粗长了许多……插起来真是……真是受用。来日……你若不来,我必
是……必是不依你的" 凤姐一边回应着,一边加速前后晃动着腰肢,引得奶子上
下晃动着。不一会凤姐就没了力气再晃动,又呼叫了几声便爬在了宝玉身上。宝
玉紧紧的把凤姐揽在怀中,让凤姐的奶子紧紧的挤着自己的胸口,下身开始耸动
抽插了起来。又抽插了几百下,终于也低吼一声,把阳精射入了凤姐的玉蚌之中。
激得凤姐身子一抖。

  酣战过后,二人姿势都不变化,宝玉仍将阳物留在凤姐体内,凤姐也懒得起
身。二人只是抱着。" 姐姐,你可真是妙不可言啊,比起袭人来,一个鲜嫩一个
熟软。真是让人销魂。" " 好宝玉,你也是,让姐姐好生受用,刚才都不知道泄
了几次" " 姐姐,刚才你满口的鸡巴肉穴的,听的我好喜欢" " 弟弟若是喜欢,
下次我还如是叫给你听,只是你莫要笑我才好" 二人又亲吻了一会子,才起身,
分别穿衣系带。又约好了下次何时欢好,宝玉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回自己屋内去了。

  平儿回来,见凤姐双目含春,脸带笑意,又得知宝玉来过了,自是明白了其
中之事。凤姐因初得了宝玉之身,也喜滋滋的把二人行事之经过也细细与平儿说
了。平儿听得凤姐如此之受用,不禁心里也是痒痒的,不觉听得痴了。

  凤姐见状,笑骂道" 小浪蹄子,是不是光听听就心里痒得不行了?" 说罢就
用手探到平儿裙底,果然已经沾湿了一片。

  平儿大窘,忙道" 那是奶奶的人儿,我一个做下人的怎么敢乱想呢。" 凤姐
撇了平儿一眼,笑道" 小蹄子,等着吧,有我的自然就有你的"
   这正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欲知事事能否依凤姐所言,下回分解。


[ 本帖最后由 yaojiji 于 2011-9-2 14:4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fireice 贡献 +1 忙碌中不忘更新!辛苦了! 2011-8-15 16:41
  • fireice 威望 +1 忙碌中不忘更新!辛苦了! 2011-8-15 16:41
  • fireice 原创 +1 忙碌中不忘更新!辛苦了! 2011-8-15 16:41

TOP

袭人捧了茶来,见宝玉如此,遂说" 二爷如今在这里想也是无用,依我看,
不如你直接去找琏二奶奶问个明白才好。琏二奶奶来咱府上这么多年了,也是看
着二爷长大的,对二爷犹如兄弟一般,我想她必不会坑害于你" 宝玉听得言之有
理,便道" 你把那日王夫人给我的玫瑰花露拿来,我亲自给二嫂送过去。" 说着
便带了玫瑰花露一人出门,朝凤姐房中走去。
——宝玉是不会叫自己妈为王夫人的,另外我记得红楼梦里面,好像宝玉当面叫凤姐一般都叫姐姐,因为王熙凤就是他表姐,当着别人面叫都是琏二嫂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23336 金币 +12 鼓励 2011-8-16 18:33

TOP

红楼女子好多,是准备一个个攻略么?还是一时兴趣写个那么几篇?如果一个个下去得是一个大长篇了啊,期待中。

TOP

标题

少见的极品同人文啊!说实话我很少看同人文,不知道为什么总不能代入进去,可能是原著给我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了。但这篇文章看得我是意犹未尽啊!不知道是不是也有最近我也正在温习红楼梦的原因。真心希望楼主能继续努力,写成一个系列,让我们过过瘾!红楼梦的题材可是h文的不二之选啊!那么多美女各有各特点,各有各合适的h方式,像凤姐这样轻熟女就最适合乱伦神马的。
手机上网没法红心了,回头上pc可得好好帮楼主推广一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23336 金币 +6 鼓励 2011-8-16 18:34

TOP

谢谢大家的支持,第四回正在码字中,现在已经五千余字了,估计还要写千余字吧。
也谢谢 slj21提出的问题。的确,宝玉叫王夫人不是只叫“王夫人”的,叫凤姐也不会叫二嫂,但是原著里宝玉也没有叫过“妈”或者“凤姐”这样的称呼吧。。。我记得我看的时候原作中都避免这种称呼的。。。(好吧,是我偷懒,写的时候没有找原著去翻看。。)称呼这事,的确是个让人头疼的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23336 金币 +6 互动 2011-8-16 18:34

TOP

【色城2011同人与续写(A)】【红楼春梦 王夫人一怒撵侍女 呆霸王青楼戏金钏】

作者:yaojiji
2011年8月16日首发SIS

        第四回  王夫人一怒撵侍女  呆霸王青楼戏金钏

*********************************************************************
  PS:原著中" 鸡巴""屁眼""操" 等字样也频繁出现过,当然,都是出自下
人之口。所以我在这里写出来也不算过分吧。就请大家别在这里挑我毛病了。自
己也没想到,这一章居然写了七千余字。。本以为不会写这种强奸文,可一写就
有点收不住键盘,不过第一次写,有很多不足之处,还望大家多多提意见,小弟
在此谢过
*********************************************************************
  谁知目今盛暑之际,又当早饭已过,各处主仆人等多半都因日长神倦,宝玉
背着手,到一处,一处鸦雀无声。从贾母这里出来往西,走过了穿堂便是凤姐的
院落。到他院门前,只见院门掩着,知道凤姐素日的规矩,每到天热,午间要歇
一个时辰的,进去不便。遂进角门,来到王夫人上房里。只见几个丫头手里拿着
针线,却打盹儿。王夫人在里间凉床上睡着,金钏儿坐在傍边捶腿,也乜斜着眼
乱恍。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把他耳朵上的坠子一摘。金钏儿睁眼,见是宝玉,
宝玉便悄悄的笑道:" 就困的这么着?" 金钏抿嘴儿一笑,摆手叫他出去,仍合
上眼。宝玉见了他,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
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一丸出来,向金钏儿嘴里一送,金钏儿也不睁
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 我和太太讨了你,咱们在
一处吧?" 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 等太太醒了,我就说。" 金钏儿睁开眼,
将宝玉一推,笑道:" 你忙什么?' 金簪儿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
' 连这句俗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告诉你个巧方儿:你往东小院儿里头拿环哥儿和
彩云去。" 宝玉笑道:" 谁管他的事呢!咱们只说咱们的。" 只见王夫人翻身起
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指着骂道:" 下作小娼妇儿!好好儿的爷们,
都叫你们教坏了!" 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跑了。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
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 玉钏儿
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 金钏儿听见,忙跪下哭道:" 我再不敢了!太太
要打要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
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 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
们一下子,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这是平生最恨的,所以气忿不过,打了
一下子,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也不肯收留,到底叫了金钏儿的母亲白老媳妇
儿领出去了。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去,不在话下。

  (PS:以上章节摘自红楼梦,也算是给没看过或忘了此间情节的兄弟们一
个交代。接下来才是红楼春梦的情节。呃……好吧,我承认是我偷懒了!!菜刀
就免了吧!这年头买菜刀都实名制了,您还是应该珍惜啊!)

  却说金钏自被领会家中,每日寻死寻活,以泪洗面。白老媳妇也只是无法。
白老媳妇只是金钏的养母,也是那时在别人家买了金钏来送到荣府中做丫鬟,如
今见金钏这般光景,已经无法再送入贾府,倒不如找个人嫁了,做大也好,做小
也好,倒也能赚回几个嫁妆钱来。随找到媒婆到处寻觅。不料几日过去了,媒婆
回来说不管大户人家还是贫寒人家,都知道了是贾府里撵出来的,竟都不要,说
是贾府中的猫猫狗狗都是脏的。

  白老媳妇听罢,更是气不过。谢过媒婆后又来到房中看金钏。金钏乃是贞洁
女子,如今受了这样的委屈又无处诉说,只是每日流泪满面。

  " 你这下作的小娼妇!还好意思在这哭!在府里伺候太太是多风光,每日好
吃好穿不说,每月还有半两银子的使唤。你也不好生撒泡尿照照自己,不知道自
己下贱出身,竟打起主子爷的注意来!如今被撵了出来,连人家都没人要,光知
道在这哭丧,还要老娘我养你一辈子不成?再哭我就把你个小娼妇卖到土窑中去!
" 金钏听罢更是哭的厉害," 你莫这么说,这么多年来,我吃过你几口?花过你
几个钱?倒是你,每月拿着我的月钱自己打酒喝。如今倒来说我?" 白老媳妇气
得不住,打了金钏三两个嘴巴。把门锁了,恶狠狠的去了。晚上,便带着望春楼
老鸨并一个小厮来看人了。门被推开,金钏听见响动忙从床上坐起了身子。只见
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妇人和一个一脸横肉的精壮男子跟着白老媳妇进了来。只见那
胖妇人上下打量着金钏,又用手拉拉这摸摸那的。金钏不知就里却是心里厌烦的
很。

  " 真是出落成这样一个人儿,你怎么就狠心把她卖给我了?" 胖妇人看罢像
白老媳妇道。

  " 家里总不能凭空养着这么一个白吃饭的罢,要是王嬷嬷看得行,就十两银
子带着走就是了。" " 十两银子?你当我是开钱庄的不成?最多五两!" 王嬷嬷
一听银子,顿时把声音提高了许多,胖脸上的肉都在颤动。

  " 王嬷嬷你看看,我这女儿随是小户人家,竟也是在隔壁贾府里长大的,就
如小姐一般,五两银子可万万带不去的!" 两个女人讨价还价,而金钏则呆在一
旁。没想到,白老媳妇竟真要把自己卖到青楼之中去了!二人最终以八两银子成
交,王嬷嬷逃出银子给了白老媳妇,给小厮递了个眼色。小厮便上前拉了金钏就
要出门去。

  金钏这才明白过来,又哭又闹,无奈一个柔弱的女儿家怎抗得过干粗活的男
人,只被强拉着去了,留下白老媳妇独自清点金钏的衣物首饰,准备明儿去当铺
当个好价钱。

  却说金钏被强行拉入了望春楼,更是又哭又闹,一会要撞墙一会要吊死。众
人都拿他无法。王嬷嬷只好命人把金钏捆了,手脚,堵上嘴巴扔在床上。王嬷嬷
正为买了金钏这样一个刚烈女子,不知如何调教而发愁,正巧就听见外间门上小
厮们喊道" 哟,这不是薛大爷来了!可有日子没见您了。您快里面请,春桃秋菊
可都想你想的要寻死寻活了" 接着便有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来人不是旁人,
便是宝玉的堂兄,宝钗的亲哥哥呆霸王薛蟠。王嬷嬷暗道天助我也,便也堆着笑
脸迎了上去。" 薛大爷,您可是好久没来了,是不是在秋月楼又有新相好的了?
快快里面请!二狗,快去后面把昨儿新起出来的那坛子十年女儿红拿来给薛大爷
品品!" 薛蟠人如其外号" 呆霸王" 伸长六尺,膀大腰圆,又是一副呆头呆脑的
样子。听了王嬷嬷这番话,又听有上好女儿红便大笑着道" 王嬷嬷,你光想用一
坛子好酒就把我留住啊?我可实话告诉你,人家秋月楼可是又来了好几个头牌,
那人品长相,那床第功夫,可是你们望春楼无人能及啊!" " 哟,瞧您这话。今
儿早上我去水月庵求签,签上说今日有贵客到,我想,我这地方来贵客,第一个
就想到您了。然后特别让小厮们去寻摸了一个新鲜水灵的小丫头子来,那人品,
那长相,也只有您薛大爷来了才见客的" 说着又低头伏在薛蟠耳边低语到" 小丫
头子还是个雏儿呢,今天刚带进来,就是给您预备的。不过小丫头野的很,也只
有薛大爷您这爷们能摆弄的了了。" 说着便给薛蟠倒了满满一碗酒。

  薛蟠听说是雏儿,更是得意。端起碗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道" 多亏嬷嬷想着
我,我到要见识见识,说罢放下碗起身便要上楼。王嬷嬷见这势头,便开口道"
薛大爷,我这人儿可是花了我大笔银子买办的,您一会见了红可要多给喜钱!""
那是一定!快走吧!" 薛蟠一面说着就拉了王嬷嬷上楼去了。

  王嬷嬷推开门,薛蟠便走了进去。只见屋里漆黑一片,王嬷嬷忙亲自点了蜡
烛,薛蟠这才看见,原来床上真躺着一个女子,被绑得结结实实。" 看来这小妮
子还真是刚烈啊,要嬷嬷这么大手笔。你出去吧,我来就是了。" 王嬷嬷听罢,
一脸嬉笑的关了门去了。

  却说金钏躺在床上虽口不能语手不能动,却听得明白,听见这个声音好熟,
却又想不起在哪听过,知道那人走到床前,才认得原来是薛蟠。待薛蟠扯掉了金
钏口中的衣物,金钏忙道" 薛大爷,您是来救我出去的吗?" 说着便嘤咛的哭了
起来。薛蟠平日出入风月之所,更是阅人无数,一时见金钏好生面熟,却又想不
起在哪见过。金钏见薛蟠想不起来,忙道" 薛大爷,我是二太太房里的丫头,金
钏,你可仔细想想" 薛蟠听罢方想了起来。便给金钏解开了手脚上的绳索,问起
个中缘由。金钏便哭着像薛蟠诉说了自己的遭遇。薛蟠听得既然是王夫人撵了出
来的丫头,就也不怕王夫人责怪了。又知是王夫人身边的人,定是个处子之身,
又是大家出身,便又淫心大起,搂着金钏的肩膀到" 唉,既然金钏妹子有如此不
幸的遭遇,不如就随遇而安吧,今天可巧了是我来,你这身子给了我,也不枉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吗。来吧,让哥好好疼你才是!" 说着就要解金钏衣服。

  金钏见是薛蟠,本以为自己有救了,哪里想到自己却是羊入虎口了。又见薛
蟠一双大手就要给自己脱衣服,更是誓死不从了。拼命抓着自己的衣襟。薛蟠见
状,果然是刚烈女子,更是心生征服之心。遂强行扒光了金钏身上的衣物将其按
在床上。

  " 好金钏,今天就让哥哥疼你,让你尝尝什么叫享乐才是" 薛蟠说着就要给
自己脱衣服。金钏的双手没有了束缚,立马就要跳起来往外跑。这可恼了薛蟠,
追上去抓住金钏的头发就是一巴掌,只打得金钏眼冒金星,半张俏脸顿时红肿了
起来。薛蟠又是一脚正踹在金钏小腹之上,一个弱女子也是娇生惯养长大,怎么
受的了他这一拳一脚,早已打得晕了过去。薛蟠拉着金钏的头发,又胡乱解下自
己的腰带,就把金钏双手绑在了床柱之上。这才恶狠狠的自己脱光衣物。

  " 金钏啊金钏,我本好意疼你,让你不让外人得了便宜,如今你是不识抬举
了,那也别怪大爷我没有手下留情了。" 说罢便也上床来欲强行占了金钏的身子。
可怜金钏一个柔弱女子,被绑在床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脸上尤带着泪痕。薛
蟠暗道" 果真是不错的女子啊,皮肤长相可比平日里那些青楼女子强得何止百倍。
今日定要好好把玩一番才好。说罢一双大手就抓住了金钏两个玲珑的玉乳揉捏起
来。

  " 这奶子随不够大,不过也是新鲜了,揉捏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薛蟠一面
揉捏,一面自顾自的说道。却说金钏刚才被打的晕晕乎乎,如今被薛蟠的大手猥
亵自己的羞处,便悠悠转性了过来。见薛蟠正用自己的大嘴在自己的胸部舔舐啃
咬,金钏哪里见得这阵仗,遂用力挣扎。无奈双手被缚,只好拼命扭动身子,双
腿乱蹬。薛蟠一见金钏醒悟过来,又挣扎起来,也来了兴致。

  " 你只管死命挣扎,你闹的越凶我就操干的你越发狠些。说着便用牙齿在金
钏的嫩乳上留下一排排齿痕。金钏吃痛,又叫了起来,直惹得薛蟠哈哈大笑。把
金钏的嫩乳都咬得青一块紫一块之后,薛蟠抬起头来看了看,似乎很满意自己的
杰作。又转手把手移向了金钏的双腿之间。金钏更是大羞,自己的羞处是任何人
都没有见过的。更何况是被男子触摸。金钏拼命的并拢双腿,嘴里哭喊着" 薛大
爷,您放过小女子吧,我……我做牛做马也愿意报答你" 薛蟠随是呆头呆脑,对
女色却费劲了心思。听得金钏这样说,就停下了手,放开金钏的双腿道" 此话可
当真?" 金钏见有转机,更是连连哭着点头到" 薛大爷,小女说的话都当真的,
只要大爷不……不羞辱我下面,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 那好,就用你的小嘴
来给我吸鸡巴吧。" 薛蟠说着就挺了挺已经勃起的阳具。金钏哪里想到薛蟠会提
出这等要求,又是第一次看见男子的阳物,只见面目狰狞,青筋暴起,还朝着自
己一跳一跳,似是在示威一般,这她哪里肯依得,忙闭上眼睛,又把小嘴紧紧闭
上,更是连哭的声音都不发出来一两声了。

  薛蟠见状,哈哈笑道" 既然你不真心,也就非怪我了。说着又把手伸到金钏
的下体。金钏紧闭双腿却也不能阻止薛蟠双手的一点点侵入。薛蟠又用一只手去
拉金钏的腿子。金钏见自己的神圣下体马上就要落入他人之手,随又开口道" 薛
大爷请住手,我……我愿意" 薛蟠果然停了手,复又问道" 此话可当真了?" 金
钏含泪的点了点头。薛蟠大喜到" 早这样不就少吃许多苦头了?现在我松开你的
双手让你坐起来,你可以别想着要跑出去。还有,一会给我吸鸡巴的时候可别想
咬我,不然我把你一丝不挂的绑在菜市场给大家好看!" 金钏只是含泪点头。薛
蟠就解开了金钏绑在床头的双手,让她坐了起来。金钏忙拉过被子,把自己的身
子裹了起来。薛蟠嘿嘿一笑" 来吧,现在该伺候伺候我了。把我伺候的舒服了,
我自然有赏的。" 说着便把阳具送到金钏面前。

  金钏看见薛蟠杀气腾腾的阳具摆在眼前,紫红的龟头周围一圈有许多突起,
一跟跟青绿的血管犹如大虫一般趴在上面,还一下一下波动着,马眼处更是有淫
水流出,一阵阵腥臊之味传入自己的鼻中,不由得一阵恶心,慌忙又闭起了双眼。
薛蟠见状,知是金钏心中不愿,遂又准备将金钏推到强行闯入。金钏见了,慌忙
道" 薛大爷莫要动粗,我做就是了" 心道,用嘴含这污秽之物总比失了自己干净
的身子好多了。权衡再三,一咬牙,便强忍恶心,张开小嘴把薛蟠的阳具纳入口
中,再也不动弹了。

  " 这可不行,来让你薛大爷好好交给你吧,你用舌头仔细的舔" 金钏又把薛
蟠的阳具吐了出来,两行眼泪也刷的流了下来。只是木讷的依照着薛蟠的指示,
先舔过整个龟头,又用舌头往马眼里钻弄,直舔得薛蟠咬着牙哼哼。又指示着金
钏开始吞吐他的阳物。金钏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照做。

  吞吐了一番,薛蟠觉得不过瘾,一再催促金钏再快些,无奈金钏一个弱女子,
又是第一次行此苟且之事,再也快不起来了。薛蟠就用双手揽住金钏的头,开始
自行在她的檀口中抽插了起来。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一下可苦了金钏,被薛蟠腥
臭的阳具几乎插入喉咙之中,几欲作呕,又吐不出来,不一会口水便顺着嘴角流
了下来,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薛蟠大力抽插了半柱香的功夫,终于大吼一声,用胯部狠狠抵住金钏的头,
在金钏的喉咙深处射出了男精。待到薛蟠射完了男精,从金钏口中拔出阳物,被
腥臭的男精冲入咽喉的金钏才回过神来,顿时趴在床头干呕了起来。口水也顺着
嘴角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薛蟠满意的看着,好半天金钏才缓过神来,想想刚才所受之委屈,不觉眼泪
又忍不住悉悉索索的落了下来。哭了一会又想到刚才和薛蟠之约,悠悠道" 薛大
爷,您要金钏做的金钏可都做得了,如今该放过我了吧?" 薛蟠嘿嘿一笑" 小金
钏儿,这可使不得,你看我的鸡巴还没清理干净。还有,刚才是硬挺挺的,现在
都软了,你得让它再硬起来才行。" 金钏未经人事,哪里晓得其中的变乍?看薛
蟠的阳物低垂在胯间,确与刚才的粗长有所不同,便以为的确是该这样。又想刚
才自己的檀口也已经被玷污了,如今为了保护自己身子其他地方不被玷污,也只
好委曲求全了。说罢,便真的用手捻起薛蟠的阳具又放入口中。

  想到一会就能结束这种屈辱,金钏犹如看到希望一般,口舌之功也变暗暗加
了把力气。金钏先是用香舌把薛蟠阳物之上的污秽之物逐一清理干净,见阳物扔
是软趴趴的毫无生气,料想是算不得的,便将龟头含入口中,依着刚才薛蟠占有
自己嘴巴的样子吞吐了起来。又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果然口中之物开始变长变粗
了起来。金钏仍不敢怠慢,又是吞吐了一会,直到感觉阳物已经长到又能抵住自
己喉咙了方吐了出来,睁眼看看眼前之物,又抬头看着薛蟠,轻声道" 薛大爷,
你看可好了?" 薛蟠哈哈狞笑" 好你个小金钏,这口舌功夫随是头一次用,却也
让大爷我受用的很!倘若他日加以训练,你必是望春楼头牌无疑!" 金钏听了这
话,不由得连耳根子都红了,真是又羞又恼。可又听到薛蟠又说道" 你的小嘴我
已经享受过了,下面该真的让我一亲芳泽了吧" 言罢便扑了上来。

  金钏大惊,一面回避着薛蟠的进犯,一面哭喊到" 薛大爷,这是怎么的?方
刚说好的言语,如今都算不得了不成?""哈哈,小金钏,你这身子今日我若不得
了,哪天更来了混沌之物抢占了去岂不便宜了外人,我看你不如乖乖从了我才好!
" 说着就已经抓住了金钏的胳膊。金钏更是誓死不从,拼命挣扎。薛蟠无奈,又
给了金钏几个嘴巴,直打得血都顺着金钏嘴角流了下来。然后又拿起腰带,再次
将金钏双手绑在床柱之上。

  " 金钏啊金钏,今日你从也要从,不从也要从,我看你还是识相点的好,免
受皮肉之苦!" 薛蟠说罢,强行搬开金钏的两条玉腿,将金钏的玉蚌暴露在眼前。
金钏再是死命挣扎,毕竟是个柔弱女子,怎么能拗的过呆霸王?突感下体玉蚌被
一物抵住,刚要扭动身子回避,下体就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自己的处子之身已
经被薛蟠强行夺去了。

  却说薛蟠,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只用阳物抵住洞口便用蛮力插了进去。一则
处子本身就窄紧,二则金钏哭闹,玉蚌之重本干涩的很,如今强势插入,其痛可
想而知。薛蟠只感到自己的阳物被紧紧裹覆,玉蚌内的嫩肉一阵阵的痉挛,更如
婴儿吸吮一般,不由得爽得大呼过瘾,更是顾不得金钏死活,自顾自的抽插了起
来。

  金钏真是又羞又恼又恨又疼。羞得是自己身子被薛蟠强行占有,恼的是薛蟠
言而无信,恨的是白老媳妇把自己的身子卖到这青楼之中,疼的是薛蟠粗长的阳
物狠命的糟蹋着自己刚被开苞的私处。

  薛蟠呲牙咧嘴的操弄,每一次的插入都要费些力气,柔嫩的处子之穴像是对
他粗暴行为的一种抵抗,总是徒劳的想把异物排出体外,便一阵阵的痉挛。这可
爽坏了薛蟠,一面蹂躏着金钏的肉蚌一面道" 金钏儿啊金钏儿,你的小穴可真是
紧得很哪!还想咬我呢,哈哈,受用!真是受用!" 金钏本就痛得要命,又听到
薛蟠如此用言语侮辱自己,胸中一口气上不了,竟是晕了过去。薛蟠却不理会,
又狠命的抽插了一会,只见大片殷红的处子之血随着自己阳物的每次拔出流了出
来,血已经顺着玉蚌的缝隙流下来,打湿了一片床单。

  薛蟠看着血流过菊门,不由得心生淫念,这菊门想必也是窄紧的很,(薛蟠
本身就又龙阳之好,男同性恋在他们那个时代也很普遍。相信读过原著的各位都
应该知道。因此薛蟠对肛交是一点也不陌生的。至于菊门这个称呼,我实在想不
出其他的名词来代替了。如果各位有什么好的词请指教!" )心里想着,便将金
钏翻了个身子,用手掰开两瓣臀肉,阳物和金钏的菊门上本就已经沾满了血,也
不做其他润滑,就一用力插了进去,果然更是妙得很,随也是窄紧,却比玉蚌又
有一番滋味。

  金钏本已经被蹂躏的昏死了过去,菊门被强力侵入的痛又使她转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趴在床上,菊门撕裂一般的疼痛,里面又说不出的暴涨,又有要便溺的
感觉传来,又哭闹了起来。薛蟠却正是干到兴头之上,完全不顾她的哭闹,自顾
自的狠命抽插。金钏菊门柔弱,哪里经得起如此折磨,被撕裂支出更是越来越甚,
又有许多血流了出来,一些流到床上,一些被阳物带入体内,正好起到了润滑之
功效。

  薛蟠越干越起劲,每次几乎都全根拔出,又全根插入。拔出之时甚至将腔壁
内的嫩肉都带出寸于。又是大力抽插了一盏茶的功夫,薛蟠终于在金钏的菊门之
内泄了身子。薛蟠拔出阳物,满意的站起了身,哈哈大笑道" 今日真是爽快啊!
想不到能得此一女,妙哉妙哉!" 而金钏见薛蟠终于糟蹋完了自己的身子,随精
神一松,只感觉下体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时竟然失禁,屎尿同时从下体中排出。
弄得满床满身都是。而金钏也再一次的晕死了过去。薛蟠见状实在腌臜,遂把阳
物上所粘便溺之物胡乱在金钏的脸上擦了擦便穿起衣物反锁了房门下楼去了。

  却说金钏朦胧之间忽见一白衣女子翩翩然往自己处来,忙哭喊着到" 仙姑救
我!" 那女子停住步子道" 我乃警幻仙姑,今日你孽缘已了,就随了我速速回去
吧。" 说罢,便一扬手抛下一条白绫子竟自顾去了。

  金钏悠悠转醒才发觉乃是一梦。屋中烛火悠悠,楼下传来阵阵男女哄笑之声。
玉蚌和菊门之处鲜血已经止住,但是撕裂之痛更甚。下体被自己的便溺和血弄的
一塌糊涂。想想自己所遭所遇,又哭了一会子,复又想起刚才所梦之事,看到自
己被糟蹋的一片狼藉的身子,遂拿起自己的腰带,也不清理自己的身子,便吊死
在了房中。

  真可叹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怜金钏一个刚烈女子只因几句笑谈就落得如此
下场。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23336 威望 +1 补分!!呵呵,少评了!兄弟加油! 2011-8-17 10:32
  • 23336 金币 +175 补分!!呵呵,少评了!兄弟加油! 2011-8-17 10:32
  • 23336 贡献 +1 更新神速啊!加油! 2011-8-16 18:35

TOP

看来要熟读原著才能更好的理解同人或者续写作品呀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19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