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好养 发表于 2020-7-1 15:36   只看TA 3 1楼
  • 菊花好养
  • General Moderator
  • 寡妇制造者
  • 离线

[绿意盎然] 【欲海弄潮】(34-35)【作者:guato18】

作者:guato18
字数:12105


    第三十四章

  胡燕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张东和芈苏躺在床上玩手机,芈苏照例把小脑袋枕
在张东的肩膀上,娇乳夹着张东的软肋。

  夫妻俩的手指都在漫无目的地划着手机,芈苏不时偷眼看看张东不时的陷入
沉思,好看的视频不看,有些脑残广告贪玩蓝月之类的却怔怔的看着。

  “鼓天乐绿啦、鼓天乐绿啦、惊喜不断、月入上万、不花钱还赚钱的绿色游
戏。”手机里传来洗脑口播。

  芈苏知道张东心里一定百爪挠心,但是又不敢问明天的安排,她把手机放回
床头柜,用脸在张东胸口拱了拱,闭上眼睛就假装睡觉。心想:叫你闷骚,闷死
你。

  果然,张东连忙放下手机,伸手在芈苏后背抚摸起来。

  “苏苏,准备结婚礼物给燕姐了吗?”张东问道。

  芈苏装死,完全不为所动,只是鼻息一直紊乱着吹拂在张东的胸口。

  张东伸手把芈苏抱到自己身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双手捧着她的耳朵
支撑着她的头,肘部撑着她的双肩。双眼凝视着芈苏眨动的睫毛,看她能装到什
么时候。

  “怎么了?”芈苏扑闪着长长的睫毛,黑白分明的眼珠透露出狡狯。

  “我刚才问你给燕姐准备了礼物了吗?”张东深谙难得糊涂的道理。

  “没有啊!结婚不就是封个红包吗?”芈苏疑惑的问。

  “大摆宴席的话,封个红包再买点礼物才表现出感情深。她这又不摆宴席,
封红包不合适吧?送个礼物吧!”

  “那你说送什么好?”

  “烟、酒、字画、首饰、玉器我们都没有能拿出手的。或者从一楼仓库怪石
堆里找个顺眼的怪石给它安个底座刻点吉祥字,镶上金做个摆件?”

  “好啊!我记得当时我捡了一块超大块的白色鹅卵石,刻上一只燕子站在一
头牛的头上就好了,嗯,再加几个吉祥字,你看百年好合怎么样?”

  “这事包在我身上,明天下午之前应该能弄好。”说着张东给王金柱发微信
确认了明天金匠有空帮他做这个摆件。其实也就是用电脑刻出阴文图案之后,金
匠把金线打出来粘上去让图案变成阳文,然后打磨金线让它们更自然而已。

  “好啦!问题解决,睡觉吧!”芈苏调整了一下自己两只玉乳的位置,让她
们更舒服地趴在张东身上,然后整个人趴在张东身上要闭上眼睛睡觉。

  “快说!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张东再次双手捧着芈苏的耳朵,肘部撑着她
的肩膀把她上身托起来。

  “我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芈苏戏谑地笑着。

  “好吧!我想知道明天安排!”张东无奈投降,对于芈苏,他始终无计可施。

  “额……”本来还得意洋洋的芈苏突然羞赧起来,脑里快速组织着语言。

  “也没什么安排,到了你就知道了!”芈苏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干货来。

  张东相当不满意这个回答,把芈苏放下来双手抚着她的小脑袋胡乱揉着她的
头发。

  “哎呀!投降啦!别揉了!燕姐说他们的性生活很快就进入了衰退期,连去
参加换妻聚会都不太有效了,两个人都四十了不再青春,想让我们夫妻去围观他
们夫妻的新婚洞房之夜,给他们强烈的刺激。”

  “就这样?”

  “就这样!燕姐说她做了很多角色扮演,扮演~扮演我的时候牛哥最~~最
兴奋!然后她知道你的癖好,就希望我到场但是不用出面,牛哥知道我在旁边看
就会很兴奋!”芈苏捂着羞红的脸一口气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就这么看着是不是太尴尬了?”

  “牛哥设计了一个房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芈苏把脸藏在张东的胸口说。

  “到场但是不用出面……意思是你要是想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是随你心意?”

  “……”芈苏无声地默认。

  “但是我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过了好一会芈苏才反应过来,急忙表白
自己。

  “没事的!苏苏顺从你的身体感觉就好了”张东拍拍芈苏的后背。

  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张东脑海里已经把场景模拟得差不多了。

  张东把芈苏从身上移下来放到身侧,让她的小脑袋顶着自己的锁骨睡在胸口
上。

  两人期待幻想着明天牛豪夫妇会给自己怎样的体验,夫妻俩静静地抱着,睡
意渐渐袭来……

  第二天一早,张东就到一楼翻出那块鸵鸟蛋大小的鹅卵石,送到王金柱的金
店,把要求给金匠师傅说了。师傅表示要先送去专业的作坊进行电脑曲面雕刻之
后回来镶金就可以了,下午三点来拿就行。

  张东对金匠师傅说了一堆客套感谢的话,看看王金柱还没来,就先回去了。

  回到家里,芈苏已经出门了。微信里说是要跟燕姐去做头发、化妆、穿婚纱,
下午会回来跟张东一起出发。

  张东无聊地打开电脑玩了一局又一局QQ象棋,一边下棋一边胡思乱想,棋路
乱七八糟,出尽昏招,输得一塌糊涂,但是每次结束又神使鬼差地按开始,等到
真的开始了又不想玩了。

  直到下午十二点王金柱打电话来叫他一起吃午饭,张东才发现自己连早餐都
没吃,匆匆关上电脑来到王金柱说的饭馆,在柜台报出王金柱的名字,服务员把
他领到包厢门口。

  张东推开门,好嘛。这家伙竟然带着班主任母女一起来吃饭了左拥右抱,只
是两女坐姿古怪,好像椅子上有刺似的,都歪斜着屁股,张东尴尬着跟她们打招
呼,然后在王金柱对面坐下来。

  王金柱站起来把包厢的门反锁,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响起,两女如同接到命
令一般,同时离开了座位,连衣裙胸口的拉链一拉到底,然后扔到一边,里边竟
然一丝不挂,跪坐在地上,屁股后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双手撑地,脖子高高仰
起露出脖子上宽丝巾掩盖的项圈,脸朝着王金柱,眼睛露出完全的臣服。

  王金柱伸手把多余的椅子全部拉到一边只留下两张椅子在饭桌边让张东和王
金柱面对面坐着,王金柱身边蹲坐着两只美女犬。

  “小晨去张东那边!”王金柱摸摸陈晨梳成高马尾的头发。

  陈晨顺从地用膝盖和双手向张东爬了过去,手脚都模仿狗走路的姿态,肩胛
骨和腰肢摆动着带动菊花里插入的尾巴左右摇晃。

  她来到张东的脚边蹲坐下来,双手还是撑着上身,把脸贴在张东的小腿上摩
挲着。

  “你摸摸她的头就是表示满意!”王金柱看着张东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出声提
醒他。

  张东伸出手来抚摸了陈晨的头一下,陈晨乖巧地用头蹭着张东的手,小脑袋
和顺滑的头发让张东的手心一阵舒爽,竟然就没把手移开,就这样放在了她的头
上,手掌虎口卡着她的高马尾根部。

  王金柱看到张东没有强烈抵制这个流程,露出了微笑。他了解这个发小,清
高、闷骚、但是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只要不抵制就是接受了。

  张东下身穿的是一条沙滩裤和大拖鞋,上身一件圆领T恤。

  陈晨一脸享受的接受张东放在头顶的大手,伸出舌头舔了舔张东的膝盖,然
后就时不时地用脸蹭张东的膝盖,不再做别的动作。

  王金柱拆开餐具的包装,用筷子夹了一些饭菜到一个碟子里,然后用另一个
碟子倒了一些牛奶在里边,俯身放在赵美的前面“小美吃吧!”

  赵美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就蜷缩着手脚压到身体下面,用舌头舔食起来。
齐肩的短发不时略过耳朵垂到脸前,她却没有伸手整理,而是继续舔食着,王金
柱伸手帮她掠头发到耳后,她还伸出舌头舔王金柱的手以示感谢。

  “你不做她中午就要饿肚子,而且还要受惩罚!”王金柱示意张东照他的样
子喂食。

  张东拿开扶着陈晨头顶的手,看着她一脸的哀求,叹了一声气,给她夹了容
易舔食的饭菜放到她身前。但是陈晨不为所动,还是一脸哀求的看着他。

  “你要叫她吃,她才敢吃!”王金柱出声提醒。

  “小晨吃饭吧!”张东连忙开口叫陈晨吃饭。

  “人变成这样也太可悲了!你不能对她们好一点吗?”张东看着陈晨趴伏着
舔食,手脚的体积不一样大使得屁股翘了起来,张东的角度能看到她的菊花里插
着的尾巴根部是一节白色的橡胶材质的肛塞。

  “我知道你难接受,但是她们很喜欢这样的,开始有点抵抗,但是后来不这
样对她们,她们就会很难受,心理和生理上都很难受。”王金柱给自己倒了一杯
酒,抬抬酒杯示意张东一起喝一杯。

  “我下午要开车,不喝酒了!”张东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跟王金柱遥遥碰
杯,随意喝了一口。

  “现在她们看到鞭子就会性奋的全身发抖。”王金柱喝了一口酒继续介绍着,
当着赵美母女的面说,完全不怕母女会有抵触心理。

  张东疑惑的看着母女俩光洁的后背,没有发现什么伤痕啊!

  “鞭打不是往死里打!最多会有点红印,半天就好了!鞭子道具是特制的,
不会受伤的,声音大,痛苦也有,但是小心点就不会伤人。”王金柱解释着张东
的疑惑。

  “总是感觉挺变态的!”

  “这你就不懂了,我现在就是她们的天,她们的上帝,她们只有在我这里才
能找到完整的安全感,只有我才能庇护她们!只有我才能给她们最强烈的肉体和
灵魂的高潮!“王金柱像神棍一样说着。”当然,我也命令她们完全对你开放身
体和灵魂。所以你也是她们的上帝!你要不要现在就试试她们的身体?保证完全
的百依百顺!”

  “算了吧!我等会还有事情,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张东摆手拒绝,他
还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一个S。

  接下来两人正常吃着饭,脚边趴着两只女犬在地上舔食。

  “突然间接受不了吧?慢慢来!以后常常来我这里,我们兄弟俩慢慢享受!”
王金柱酒足饭饱之后说。

  “额~看情况吧!”张东敷衍着。“你问问金匠师傅做好我的东西了没!”

  王金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指挥两女穿上衣服,包好丝巾,把尾巴藏起来,变
成了正常人的样子。

  “你跟她们聊聊天习惯习惯,我去帮你拿东西,已经做好了,但是要我去处
理点事情。”王金柱说着抬腿就往门外走去,还不忘把门关上了。

  “额~!”张东开口向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组织不起语言。

  “奇怪我们母女俩为什么放弃了尊严吧?”赵美却主动开口说起话来,现在
的她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是的,如果你们想,我~我可以帮你们的,金柱或许会听我的劝告。”张
东说。

  “我和陈晨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但是不知不觉地,我们开始渴望主人
的调教,我们全身心依赖着主人,身体、生活、事业都依赖着主人。他有能力负
担我们的一切,我们害怕失去主人,我们变得喜欢主人的调教,鞭打、捆绑、滴
蜡、灌肠、肛交带给我们极乐的享受,也是我们回报主人的唯一途径。”

  “我暂时还不能理解你们,但是我不会歧视你们!”张东被赵美老师的话语
冲击了三观,好一会才说。

  “我们不怕被歧视,只是家里还有老人,也怕坏了主人的名声而已。我们很
快乐,我们和主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恋爱是我们的丈夫永远也追不上的。主人
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相处久了,其实他很体贴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主人真正对
我们好!”赵美继续说着,陈晨没说话,但是看她的眼神,她对母亲的话是完全
认同的。

  “……”张东无言以对,心里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是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病,而只是一种信仰的改
变呢。

  “以后我们也要叫你做主人了,不然金柱主人会生气的。”赵美和陈晨靠到
了张东身上,用头在他胸部摩挲着,培养自己对新主人的依赖之情。

  “你们主动这样,金柱不会生气吗?”张东手足无措地抬高双手。

  “张东主人来之前,金柱主人就已经这样吩咐了,要我们培养对你的感情,
也让你体验我们的顺从。”陈晨开口说话了,糯糯的声音十分粘人。

  “其实主人叫我们跟谁发生关系,我们都不会反抗,但是我们只会把那人当
做一个玩具,不会产生一丝感情。只有你例外,你也是对我们好的人,那晚在大
酒店真的要谢谢你,虽然后来我们又自己回到了主人身边。”赵美也开口解释起
来。

  “先保持这样吧!”张东把尴尬的双手放到了两女那瘦弱的肩头,以示自己
并没有嫌弃她们。“我暂时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我们坐下来聊聊天好不好?”

  “是~主人”两女拥着张东坐在包厢木沙发上,她们都只用一边屁股坐,悬
空另一边屁股,倾斜着身体靠在张东胸口,各伸出一只手穿过张东的腰搂住,另
一只手就抚在张东的大腿根。

  张东这才想起来两女后门插着肛塞尾巴,只能这样坐着。她们一点都没有反
抗或者对自己的建议提出意见,两张带着期待的美颜从自己的胸口望着自己,张
东不由得有点心猿意马,半勃起的肉棒不由得跳了跳。

  两女抚在张东大腿根的手感受到了张东的心意,赵美马上跪倒了张东大腿中
间,双手扒着张东沙滩裤和内裤的松紧带露出那还在跳动的肉棒,一口就把小张
东含到嘴里,拉着裤子松紧带的双手没有松开,头开始用力往前压要给张东做深
喉。而陈晨则跪在沙发上把张东轻轻推倒在沙发靠背上,撩起张东的衣服,吐出
那丁香小舌舔舐着张东上身各处,不时还吮吸一下张东的乳头。躺在沙发靠背上
的姿势让张东的肉棒更加向前挺拔起来,瞬间就挤开了赵美的扁桃体深入她的喉
管,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间,两女默契的配合没给张东留下拒绝的机会。

  张东感受着乌龟已经完全深入赵美老师的喉部,冠状沟都超越了她的扁桃体,
肉棒暴突而起反抗着她嘴里紧紧的包裹、香舌的压迫和喉部紧窄强劲的蠕动。

  “别~别这样!”张东的脑子突然闪过妻子的一颦一笑,他不顾全身传来的
异样爽快感连忙叫停。

  然而两女并没有放开他,继续服侍着他的肉体。

  “我说停下!!!”张东伸手推开了两女。张东严肃的声音吓得她们下意识
地跪趴在张东身前,埋着头簌簌发抖,特别是赵美,她强行咽下喉部的不适,不
发出一丝声音却让玉颈不自然的抽搐着带来全身的颤抖。

  张东并没有狂妄地认为自己有王霸之气,一句话就让两女如此惊恐,看着她
们的样子张东不由得有点心疼的感觉,这纯粹是条件反射啊!受了怎样的调教才
有这种条件反射啊!

  “额~别这样!起来吧~我只是暂时还接受不了!”张东的话里带着一些愧
疚。

  “请主人惩罚~!”两女颤抖着身体齐声说道。

  “不~不用惩罚了~你们起来吧~”张东傻了。

  “小美错了,请主人惩罚~!”“小晨错了,请主人惩罚~!”两女再次齐
声说道。

  看着眼前两个簌簌发抖白皙的美背和高高的挺起的美臀,张东叹了口气,跟
两个已经有信仰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只能伸出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拍在她们的一
边臀瓣上,连拍了三下。

  “好了~!起来说话吧!”张东拍完之后两女仰着脖子把脑袋都抬起来露出
潮红的脸庞,好似那些臀部的拍击是一次享受似的。

  三人再次回到了沙发上保持刚才的坐姿,这次张东没有再问S和M之间的感情
故事,而是把话题转到了了解她们的生活上,虽然免不了要涉及她们和王金柱的
故事,但是却没有擦枪走火了。

  闲聊间,王金柱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大盒子回来了,包装还做得挺精美,实木
盒子加上比巴掌大的鹅卵石,二十斤左右的重量。

  “聊得怎么样?”王金柱把打着精美绳结的盒子放在饭桌上。

  “额~还可以的~!”张东敷衍着推开两女站起身来,两女也顺势站了起来。
“你这包装得那么紧,我怎么看啊?”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王金柱拍拍盒子。“别的不说,做这些东西,我
是专业的。”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苏苏还等着我呢!”张东急切地向摆脱这尴尬的
地方,虽然很刺激很舒服,给男人带来极致的征服感。但是比起家庭的温馨,张
东觉得还是不要涉入过深才好,万一被芈苏发现了,家庭就毁了。

  “那你以后常来玩啊?”王金柱不以为意,以为张东是真的急着去参加婚礼。
“来之前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我叫她们到开房等你。过段时间我去郊区买个带楼
顶泳池的别墅,到时候更爽~!”

  张东敷衍着告辞离开了饭馆,驱车回家。

第三十五章

  回到家里,下午两点,芈苏还没回来,张东把盒子放在车尾箱就上楼洗澡,
炎热的天气让他出了许多汗。

  泡在浴池里,张东拿起手机就打开微信询问芈苏的情况如何,没想到芈苏直
接发了视频邀请过来。

  想了想,芈苏身边应该没什么人,张东调整了一下手机只露出头部,接了视
频请求,视频里芈苏正坐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的椅子上,有人在给她化妆。

  “怎么了?我这边刚试好衣服,正在化妆呢~!”手机喇叭里传来妻子熟悉
的声音。

  “额~没事~就问问你那边是什么情况,礼物我已经弄好了!”

  “老公别着急,等会就好了,刚做完头发,化完妆我就回家休息一会,然后
换衣服。你泡着澡等我吧!我们给你也准备了一套衣服,等我回家就给你换上!”
芈苏也不避讳旁边有人就暴露了张东正在泡澡的事实,然后挂断了通话。

  张东在浴池里享受着水流的冲击按摩,甚至小睡了一会。

  芈苏回来的时候,张东仅穿着内裤正靠在沙发上发呆,被妻子的突然出现吓
了一跳。

  “在想什么?我回来了都不知道!”芈苏把高跟鞋踢掉,坐到了张东身边,
把张东躺着的肚子当做腰枕靠在了沙发背上。

  “穿着高跟鞋还能走得无声无息,你上辈子是猫吗?”惊魂未定的张东伸手
抱住妻子的细腰就要把她拉下来躺在自己胸口。

  “不要啊!我刚化好妆,别搞花了!”芈苏挣扎着保持上身的平衡,特别是
脸部。

  “你这妆画了跟没画一样~!花了就卸掉就行了!”

  “哼哼,那化妆师都说我的脸型和皮肤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但是燕姐都花了
钱了,不画白不画。至少要让化妆师给我把眼睛好好弄弄”芈苏得意洋洋。

  “今天才租衣服,你们的心也真大,租不到你们可怎么办~!”张东坐了起
来,搂着妻子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后脑勺枕着自己的锁骨。

  “谁说是租的?是买的好不好,订做的,每人两套,婚纱加旗袍。今天就是
去验货还有送去专业的婚纱清洗店洗,然后做头发化妆。”

  “给我的也是订做的?”

  “那当然,你的身材尺寸我都清楚,直接订做。”

  “这殷勤也显得太明显了~!”

  “吃醋了?”

  “没~只是觉得有点拿人手短~!”

  “你又扮清高了,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这句话还是你教
我的,别多想了。我们俩不是也准备了礼物了吗?又不是炫富斗富~!”

  “嗯,是我太计较了。”

  “你看,我和燕姐的定妆照!”芈苏喜滋滋地拿出手机给张东看。照片上两
女宛若姐妹,胡燕的年龄在化妆师的妙手之下被消弭于无形。

  “这化妆师厉害啊!把燕姐的气质全画没了,变得跟你一模一样了,就像双
胞胎一样。”张东赞叹着。

  “额~燕姐让化妆师按照我的特点画的~”芈苏一边说着一边脸红起来。

  夫妻俩同时想到了牛豪的野望,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夫妻俩都在脑海里组
织着语言要打破这凝结的气氛。

  “老公来试衣服,刚洗干净烘干的。”芈苏挣脱了张东的怀抱,打开包装袋,
打破了这宁静。她心想着不就是男女那点事嘛~反正都说开了,老公也向往着,
自己也向往着。不纠结了,开心幸福就好。

  “好~好!”张东答应着站起身来,夫妻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样不再纠结。

  夫妻俩互相帮助对方穿上西装和无袖纯白色七分连衣裙。

  穿上了全套西装的张东变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脚下一双光滑呈亮的皮鞋。
洁白的衬衣,红色的领带被金色的领带夹夹在胸口。张东嫌热没穿西装马甲。

  芈苏的七分裙,上身贴身,显出后背肩膀手臂的削瘦的同时更衬托出胸部的
傲人比例。小腹处开始衔接裙摆,一直垂到膝盖,露出肉色丝袜里那纤长的小腿
和娇小的脚。再加上透明材质的细跟高跟鞋,让芈苏有胸部以下全是腿的既视感。

  芈苏还走了一溜猫步给张东看,行走间胸前的乳肉晃荡彰显着乳房的真材实
料。芈苏给张东抛了一个媚眼才坐在椅子上把高跟鞋摘了下来,她在张东的要求
下不经常穿高跟鞋,因为张东怕高跟鞋会毁掉芈苏那精致圆润的脚趾。

  芈苏举着自拍杆给自己和张东拍了一张合照,发现化妆之后的自己的脸太白
了,显得张东格格不入的样子。要求张东涂粉是没戏了,那家伙在这个问题上很
坚决,十几年了也就在自己结婚的时候涂过一次粉。芈苏只好来到梳妆台用半湿
的纸巾细细地给自己来个半卸妆,把粉慢慢地弄薄。弄了十几分钟才搞定。

  又来了一次甜蜜合照,芈苏才满意地放下手机把七分裙脱掉,露出贴身的内
衣。

  半包式的胸罩,弯腰的时候,乳肉晃荡,乳头呼之欲出。

  腰部的系带卡在突然变大的臀围上端延伸出四条系带吊着一双肉色的高筒丝
袜。

  清晰的人鱼线,复古的吊带丝袜,修长的玉腿。还有那动人心魄的白色半包
臀低腰蕾丝半透三角裤包裹下的那诱人犯罪的隐秘之处十足的饱满。

  洁白挺翘的臀瓣在内裤的衬托下更有立体感,弯腰的时候翘臀和大腿连接处
自动分开,露出蜜桃一般的耻部,让人心里幻想那薄薄的档布下隐藏的销魂之地。

  张东着迷地看着妻子天赐的容颜,完美的身材,庆幸着自己的好运。

  芈苏感觉到张东灼热的目光,给他抛了个媚眼才穿上了金色印花靛青底色的
旗袍装。

  无袖包颈的旗袍装把芈苏的好身材展露无疑,更显得玉颈修长,胸口开了一
个心形的口子,露出那深邃的乳沟。虽然旗袍下摆几乎长到了脚踝,但是两边的
开叉却开得很高,行走间隐隐能看到扣在丝袜上的系带,风情无限,挑逗着男人
的荷尔蒙快速分泌。

  跟张东又来了一张旗袍和领带白衬衣的合照,芈苏才大功告成地脱掉旗袍跟
张东一起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等会四点半出发到教堂观礼,然后去他们婚房吃西餐。”芈苏在张东怀里
说着接下来的安排,十几年了还享受彼此的怀抱,这对夫妻也是已婚人士里的一
朵奇葩。

  “燕姐的家人不去观礼吗?”张东尽量避开妻子的发型抱着她,芈苏今天做
的一个韩式齐刘海马尾造型,齐刘海时尚个性,衬托着小脸的精致娇小,后脑勺
简练而清新的马尾显露出女人的自由随性,胡燕也做了一个差不多的发型,却在
鬓角两侧留了一缕头发以达到瘦脸的效果。

  “应该去吧~!燕姐也就父亲还在!母亲早就去世了。其他亲戚的话,燕姐
好像也没通知他们来,就打了个招呼而已。”

  为了防止堵车,夫妻俩提前四十分钟出发,芈苏换回了七分裙。

  到了地方看到牛豪胡燕两人在跟牧师说着话,一个头发花白的的老人单独坐
在第一排椅子上严肃地看着他们,应该是燕姐的父亲。

  张东和芈苏上前跟胡燕的父亲打了招呼,老头子对张东夫妇微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不再说话。

  张东夫妇不以为意,就在老头子身边坐了下来

  张东从芈苏的口里得知本市举行教堂结婚的人少之又少,热衷于推广基督教
新教教义的牧师相当欢迎牛豪夫妇,甚至还动员教徒来凑数祝福他们,还安排了
证婚人。

  只提了一个要求要留下一张合影在教会相册里。

  整套仪式感十足的婚礼按照牧师的节奏一步一步顺利走完,连丢捧花的环节
都有热心观众配合争抢。

  走完仪式,燕姐的父亲对张东和芈苏点了点头就迈步离开了。

  牛豪夫妇则为大家准备了一些甜点、果盘、香槟、还有一些西式食品。

  感谢大家的同时请求大家帮忙收尾之后,四人开着两辆车前往郊外的婚房。

  跟张东的私人自建房不一样,牛豪购置的是真正的别墅,三层楼房只占了五
分之一的土地,一米八高的生铁栅栏内大大的草地花园,凉亭、秋千架。

  甚至有个五十平左右的小游泳池,清澈碧绿的水在夕阳下随着拂过的风而荡
漾起一片片涟漪,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胡燕对于这个爱巢相当满意,一手提着裙摆一手拉着芈苏的手带她参观整个
别墅,诉说着各处的精妙之处。

  得知张东喜好下厨的牛豪搂着张东的肩膀把他带到泳池旁的草坪,两个大男
人脱掉西装领带,解开两颗衬衣领口的扣子套上围裙。

  从屋里大冰柜拿出整块的牛排,趁着夕阳的余光,在泳池旁的烧烤架边一人
用喷火器烧木炭,一人切牛肉,要开烧烤趴的架势。

  闻讯赶来的两女被勒令只能在一旁看,不准插手。

  两个男人每人一个铁板,在烧烤炉上拼比起厨艺来。牛豪见多识广,知道各
种调料的妙处。张东经验丰富,火候控制得好,照他自己的话说,越高级的食材
需要用到的作料越少,真正的大厨只需要何时撒盐,撒多少就行了。

  两个女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手上不停操作,嘴上互相吹嘘自己的方法
精妙。

  不再理会两个男人的比拼,胡燕拉着芈苏来到餐桌边聊起天来,诉说着工作
室的人际关系,老板的不近人情,还有丈夫的糗事。

  当芈苏说到自己也打算离职自立门户的时候,两个男人托着切成薄片的牛排
过来了。

  “你要自立门户?何必那么累呢~自己当老板很累很累的!还要应付乱七八
糟人,张东不是升职了吗?让他养你就行了。“胡燕顿了顿。”不如先把注册消
防工程师考下来,那张证很值钱的,找个效益好的公司挂靠,不用上班一年也有
十几万。”

  “苏苏你要离职?”张东诧异妻子竟然没有跟自己商量。

  “没啦~!就是刚刚跟燕姐聊公司里的事情突然冒出的想法,老板这几天一
直要求我陪他去应酬,烦死了。“芈苏回应张东的疑问。”以前也有邀请,但是
我一直都是拒绝,这些你都知道啊!燕姐也帮我挡住了很多,现在燕姐不干了,
压力就直接传到我身上了。”

  “不喜欢就别做了,现在我的工资也算小资水平了,我们又不求大富大贵。”
张东宽慰着妻子,把刚做的酸甜酱淋到牛排上,用牙签给妻子弄了一片,然后用
叉子弄了几片到碟子里给胡燕送过去,让她尝尝自己的手艺。

  “不错啊张东!色香味俱佳。外焦里嫩,外边有大天朝的酥脆,里边有欧美
钟意的肌红蛋白,相当完美,加上酸甜酱简直就是画龙点睛!”胡燕赞叹着张东
的手艺,翻弄着牛豪做的牛排。“你看牛哥做的,不是全熟了就是外表还带着血
水,视觉美感都没了。”

  正在给红酒醒酒的牛豪哭笑不得地接受新婚妻子的嫌弃。

  “来来来,两位女士来尝尝八二年的拉菲古堡,这酒是我师兄送给我的结婚
礼物,从拍卖会拍回来的真品,有证书的,一组六瓶,全给我了。不是国内很多
酒店拿来骗人的那种哦。”牛豪说着给四人的红酒杯都倒进三分之一杯。

  “额~我错了,酒轻情意重!愿我们友谊长存!”牛豪刚卖弄完红酒的珍贵
就看到胡燕给他送上两个大大的白眼,瞬间明白自己的失礼。

  “没事啊~!牛哥不说我们就变成牛嚼牡丹的人了!额~我也说错话了~!”
张东出声给牛豪解围却走错了方向。

  “牛嚼牡丹~哈哈哈哈~”胡燕复述着张东的话大笑起来,带动着三人也笑
了起来,气氛越来越融洽起来。

  四人举杯碰了一下,闻香而慢慢小口品尝着这难得一见的红酒。

  “哎呀~!”突然芈苏尖叫一声,引来三个人疑惑的眼神。

  “老公,礼物呢?礼物是不是忘记拿过来了?”芈苏冲张东大声喊。

  “没忘记~没忘记,在车上忘记拿下来了。”张东说着就往车库奔去。

  不一会儿,张东抱着精美的木盒子回来了,献宝似的双手把盒子交到了牛豪
的手上。

  牛豪夫妇惊喜地解着绳结,牛豪粗大的手指对王金柱打的绳结无可奈何,最
终还是胡燕纤细的手指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结扣,打开宝箱样式的实木礼品盒,把
里边的鹅卵石镶金摆件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鸵鸟蛋大小的鹅卵石被清洗得很干净,但是没有打磨成光滑如镜均匀对称的
样子,它保持着古朴,说圆不圆说扁不扁,甚至有一些微小的缺憾。

  它大气地横躺在底座上,身体中央最圆润的部分用粗粗的金线以简笔画的方
式勾勒一头有着巨大的牛角的水牛正在前行,牛头上站着一只比牛头小了一半的
实心金燕子,牛角往后,燕子往前,栩栩如生。金燕子做得很精美,身上有刻画
的线条,摘下来打个孔穿上线就能挂在胸前当吊坠用。

  牛脚下四个隶书“百年好合”熠熠生辉。在王金柱的交代下,金匠不惜材料,
金线构成的阳文雕刻粗壮大气。

  底座上刻着张东和芈苏的名字。

  抚摸着这个摆件,牛豪夫妇感动至极,虽然不是什么名家作品,但是其中的
情谊和寓意让他们不自觉的鼻子一酸。

  “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老弟!哥谢谢你!”牛豪双目泛光对着张东诚恳地说。

  胡燕更是离开座位跑到芈苏身边紧紧地抱着她,哽咽地低声对她说着什么,
越说泪水越多,把芈苏的肩膀都浸湿了。

  两个男人率先喝完红酒,张东提议换成啤酒。

  “啤酒好~大口喝酒才是男人真性情~!”牛豪欣然同意,拿起醒酒器给两
女快要见底的红酒杯续回三分之一杯。

  “女人喝红酒养颜~!”说完进屋提来一打灌装啤酒。

  “张东你别把牛哥灌醉了,今晚可是燕姐和牛哥的大喜之日。”芈苏出声提
醒丈夫。

  “没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今天一定要尽兴~!”牛豪挥
着大手豪气地说。

  如果人与人之间像齿轮的话,那酒就是润滑油,本来就合拍的两人更加契合
起来。如果是有裂隙的物品的话,那它就是凝合剂,所以赔礼道歉必须喝酒才会
前嫌尽弃。

  酒一时到了胃里,它酒后吐真言的功效就开始发挥效果,两个大男人交流着
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惺惺相惜起来。

  胡燕和芈苏看着自己的丈夫开始产生友谊,深感欣慰。认识的时机和场景都
不好,能变成这样推心置腹真的很难得。

  最终张东和牛豪只喝了每人三听长罐的啤酒刚刚进入状态,就在两女的暗示
下停止了。

  牛豪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胡燕往三楼洞房走去,胡燕怀里抱着金牛摆件。

  芈苏抓着张东的手把他带到了三楼进了另一个房间。

  张东发现这个房间跟洞房竟然是相连的,中间隔了一块巨大单面玻璃,可以
清楚的看到洞房里的一切,单面玻璃竖立在两个房间的中间,两边是跟墙壁一样
颜色的布艺窗帘,从洞房看过来,单面玻璃和门帘几乎就是一堵墙。

  几乎没有任何隔音,那边喘气着接吻的声音这边都可以听到。

  这边的房间只有一个宽大的高脚吧台椅,看起来就像一个加高的电脑椅。

  张东坐了上去,双脚已经离开地面十几公分,把妻子拉过过来站在自己身前,
娇美的后腰靠在自己胯间,削瘦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胸口。

  张东伸手驾轻就熟地传进芈苏连衣裙的胸襟,一把就握住了芈苏的硕大乳房
下缘。

  芈苏咛嘤一声就把头枕在张东的身上,让张东的下巴轻枕着自己的头,扑闪
着长长的睫毛看着单向玻璃那边的活春宫。

  单向玻璃的那头。

  胡燕用裙摆垫在膝盖下,跪着解开了牛豪的腰带和纽扣、拉链,西裤顺应着
地心引力掉落在牛豪的脚背上。

  胡燕用嘴鼻隔着内裤蹭着牛豪的肉棒,那朝上翘起的肉棒成长着,肚脐上内
裤的松紧带被乌龟头挺动着很快就要失去作用了。

  “牛哥,我们终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们的感情会至死不渝吗?”胡燕
痴迷的眼神从下往上看着牛豪的脸。而牛豪三两下就把上身脱得干干净净,粗壮
的手臂和肩膀,小腹稍稍有点小肚子,但是给雄壮的身躯更添一分魁梧。

  “会的!白头偕老!要是我先死了,我一定在奈何桥等着你,我们一起投胎,
来世一定还做夫妻。”牛豪双手手心贴着胡燕的耳朵要把她拉起来。

  “牛哥,让我来服侍你,我要把二十年前没能给你的东西再给你一次!”胡
燕拒绝了牛豪的拉扯,伸手把牛豪的四角内裤扒到踝关节,牛豪顺势轻抬两只牛
蹄,胡燕配合着把裤子内裤,袜子都扯到一边,至此,牛豪身无寸缕。

  牛豪的肉棒被内裤扯着往下,然后因为勃起的关系,狠狠地回弹击打在他的
小腹肚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这边的芈苏看着牛豪的裸体眼睛迷离起来,就是这个大家伙在自己身上摩擦
了两次,让自己的身体湿滑不堪,第二次甚至蹭到了高潮。

  感受到妻子的心跳加快,呼吸变重,张东伸手把半勃起的肉棒竖起贴在妻子
的后背,然后圈着妻子的肩膀更紧地抱着妻子,握着一侧乳房的手开始移动按摩
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12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0-7-1 19:16
3
回复帖子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