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流域风] 【妻子的欲望】 二十八

854

【妻子的欲望】 二十八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作者:流域风
首发:sexinsex


                二十八

  从苏晴房间出来,已经快三点了。

  我没留在她的床上,尽管那里很让人留恋。我还没准备好面对她的感情。如
果没有这场缠绵,也许我还有对她倾诉的欲望,想和她说自己的想法,说我的苦
恼,甚至告诉她在我脑子里不近常人的念头。但是知道她喜欢我以后,我突然觉
得自己又一次被孤立了。

  没错,她很好,也许名声很坏,也许被人蔑视。但她很真实,至少,她对我
是完全坦诚的,没有任何遮掩。也许是因为她不是我妻子,所以没有必要考虑我
的心情,她只是把自己和盘托出,像是个诚实的卖家,将主动权放到了我手里。
反观我的嫣,在发生了这件事以后,和我的关系基本处于无交流的状态,这也算
是一种默契,因为两个人都知道坦诚意味着什么!

  从这点上来看,此时和我最近的,反而是苏晴,甚至是季然或者娜。

  我突然想看到嫣。在今天之前,我一见到她的脸,总是会在脑海里浮现一些
凌乱的画面。那些画面有些是真实的,有些是我想象出来的,但无论哪种,都毫
无例外地会让我情绪反常。不过很奇怪,眼下我想起她的时候,没有那种感觉,
甚至在回忆那些照片和视频的时候,我仍旧可以保持冷静!

  也许是因为刚刚发泄过了情欲,所以身心俱疲吧,或者是习惯了。我觉得自
己说不出的荒唐,也许,生活本身就是荒唐的,人们生活在一个自认为了解的世
界里,自以为是地制造一些规则,然后试图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塑造身边的人。

  我决定回家,也许现在的心情适合交谈,假如气氛合宜,也许可以和她聊聊
天,随便说点什么——孩子,朋友,亲戚……或者……佟也行……

  嫣不在卧室。

  嘉嘉还睡在卧室,客厅的灯亮着,厨房的灯亮着,浴室的灯也亮着,唯独却
看不见嫣的身影。

  浴室的玻璃上还残留着水汽的痕迹,莲蓬头上还在断断续续往下滴水,这一
切都表明了她刚刚还在!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她会去哪里?半夜三更一个
女人丢下了自己的孩子,能去哪里?我几乎不用想都可以猜得到!

  我不愿意想象,只是木然地站在浴室里,那种巨大的无力感又一次涌上来把
我包围住,空气似乎开始变成流动着的水,我被淹没在其中,张着嘴,可还是继
续窒息,好像自己的生命正一点点地被从身体里挤压出来。

  「你在里面干什么?」

  嫣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就看到她正站在客厅的茶几旁,双手
抓着睡袍的衣领看着我。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却有些疑惑。

  「在书房。」她仍旧站在那里,说:「我睡不着,在书房坐了一会儿。」

  她的脸有点苍白,头发散乱着披在肩头,赤着脚,修长的身子紧紧地裹在睡
袍里面,似乎摇摇欲坠着。这时的她,看上去很无助,茫然的样子,让人觉得心
疼。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走出了浴室,拉了她回卧室。

  她的手冰凉,还有些颤抖,这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快,某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正
由她的手传递给我,让我也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让她感
觉到我的存在,说:「做噩梦了?我今天也做过一个……」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
蹦出来这一句,也许在心里,正期盼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个噩梦而已吧!

  房门被嫣关上,只亮着柔和壁灯的卧室幽暗下来,她的手没松开,紧紧扯住
了我的手指。她总是这么习惯性的依赖我,让我狠不下心来逼迫她成熟。我应该
扮演一个恶的角色才对,撒手不管家里的任何事,强迫她独立面对这一切,让这
个女人从我的生命里分离出来。没有了我的呵护,也许能够让她性格中坚硬的一
面重新回归。悠闲和适意永远都是欲望孳生的温床,生活的琐碎,也许可以会磨
平她的欲望,让她最终明白欲望其实只是生命中很小的一部分。

  可我总是做不到,总是忍不住想怜惜她,企图保护她。或许我太爱她了,又
或许我太脆弱了,无法旁观这样一段历程!尽管明白迷失的人终究能回来,却怎
么也不愿意她往深处滑落哪怕是小小的一步。

  「你早晚都会离开我的。」

  我半躺着,嫣很自然地偎在我身边,用脸贴着我的胳膊说。她的一只手搭在
我胸膛上,用食指在皮肤上慢慢地划着:「我觉得自己特别肮脏,连自己都觉得
厌恶,我既不是一个好老婆,也没做好一个妈妈!你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也许
我根本不应该等你的原谅,我已经无药可救了!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也许该和你
离婚,腾出这个位置,让你找个好女人继续生活,远离我对你的伤害。」她的声
音透着心灰意冷,却很平静。

  「我不会。」我看着天花板,突然想该不该对她说出来我知道的一切,关于
佟的阴谋,娜的圈套。但又有些犹豫——那是她最后一块遮羞布,保留了她最后
一点儿尊严!撕开这一层,也许只会让她下定决心离开。

  「除非我知道你不爱我了,知道你爱上别人了,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和你离
婚。」我闭上了眼,说。

  好久没有她的声音,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在无声地哭。眼泪不停地从眼角
流出来,顺着光洁的脸庞流淌,她半张着嘴,嘴唇颤动着,好像要说什么话,却
又发不出声音来。身体的颤抖开始越来越强烈,终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猛地死
死把我抱住,哭出声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放弃你!可在你身边
多呆一天我就多伤害你一天,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其实也不知道。像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人,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底线究竟在
哪里?一边用手掌去抹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说不出来心里是
什么滋味——伤感,委屈,抑或是欣慰……但毫无疑问,我无法舍弃这个印在我
骨髓中的女人!

  「我们一起放下吧!」我有些木然:「从现在起,抹杀这些天来的记忆,回
复到原来的生活,如果你真想,那就走,去国外去。」

  这些话连思考都没有就说了出来,尽管那不是我的本意,尽管不甘心,可我
放弃了,相对于未来,也许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嫣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我能看出来她发自内心的喜悦,不过马上又捂住
了自己的脸,抽噎得更厉害了。

  或者她是在忏悔吧。我想。

  终于恢复平静。嫣窝在我怀里睡着了,泪痕犹在。她哭了很久,断断续续的
一直到天快亮才睡着。我没有丝毫睡意,心里乱糟糟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梗着。
从床上起来,轻手轻脚出了卧室,到浴室洗了把脸。

  客厅的灯还开着,从屋里看出去,外面已经蒙蒙亮。

  又一天开始了,或者,这真的可以是新的一天。

  突然发现,书房的门是半掩着的,里面没开灯,恍惚记得那门是关着的,嫣
出来之后我们就进了卧室,根本没人再进去过。

  疑惑着走过去,推开门进去开灯,马上就愣了一下。

  里面很凌乱,书架上的书有几本掉在了地上,似乎还被人踩过的样子。有一
本放在桌角,翻开着,中间被明显地撕去了几页。书桌上的电脑被移开到靠窗户
的位置,笔筒纸张也被推挤在一起。整张桌子被腾空了很大的一片,好像有人要
放什么东西临时胡乱清理的。

  有贼进来!

  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马上跑出去,到其他房间查看。奇怪的是什么人都没
有,其他房间都很整洁,没有人翻动的痕迹,只是门没有反锁。我有些后怕,可
能是我忘了反锁门,刚才真有人进来过了。

  没有惊动嫣,又回到了书房。似乎也没有什么东西不见——除了显得有些混
乱之外。弯腰去地上捡书,却在桌子下面发现了一团东西——那是被揉成一团的
几页纸,像是被人随意丢在地上的。过去拾起来,慢慢展开。上面有斑斑点点被
浸湿的痕迹,但是几乎一眼就能猜到出那是什么液体!

  精液。

  我像是被人重重地击打了一锤,差点摔倒。突然明白了嫣当时脸色为什么那
么苍白——她那个时候在书房!也许当时……那个男人刚刚从我的家里离开!甚
至可能当时他就在里面!

  冰冷的感觉从心底传遍到指尖,我有些失控地推开窗户,把那团肮脏的纸团
连同手里的书一起丢了出去。手碰到了挂在窗台边上的dv摄录机,摄录机剧烈
地摇晃了几下,镜头上反射了一下灯光,让我注意到了镜头上没有套盖子。我呆
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过了摄录机。

  「不要!你干什么?」屏幕一片漆黑,依稀是一只手挡在镜头上面。

  「宝贝儿,别怕!我就是想看看你在镜头里是什么样子?」佟的声音里满是
调笑的味道。

  然后镜头一晃,拍摄到的是天花板,随后又马上拉下来,嫣出现在镜头里。

  她穿着睡袍,可却是敞开的!乳房被一只手抓着,粗大有力的手指深陷在乳
肉里面,乳头被挤得向上翘着。她的手抓着那只胳膊正用力掰,但那只手死死抓
紧了乳房,虽然被扯开了一些,却让本来饱满的乳房更加变形。

  她有些恼怒地看了一眼镜头,眼光又转移上去,说:「你要的我刚才都给你
了,我们说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就算结束了!你快走吧,我老公说过了要
回来!求求你,以后再也不要纠缠我了。」

  镜头一直向着乳头推进,最后压在了乳房上面,旋即又拉开,被瞬间压扁放
大的乳头很快恢复了原来的坚挺。佟还在笑,笑得声音很短,然后说:「你放心
好了,我说到做到,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就不会反悔。但你也答应过我了,这次
可以放开了玩儿的啊。你老是一本正经的,挨操都那么严肃,这怎么能叫放开?
我想看你更淫荡的样子,像个骚货那样和我干。」

  镜头移动在大腿上,顺着雪白的肌肤往上移,最后停在两腿间。嫣的阴唇上
湿漉漉的,闪着水光,上面的阴毛有些白色的东西沾着正向下滴,慢慢拉出一条
细细的长线。佟的声音继续着:「我才弄了一次,还不过瘾。过了今天,我再想
干你怕是不容易了,你得好好陪我玩够了才行。你老公?别骗我了,他现在根本
不会回来,娜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他在医院。我让她留意着呢,要是他从医院出
来,会打电话告诉咱们的。」

  这时候嫣挣脱开了身体,用手飞快地掩住了衣服,想往旁边走。却被一把拉
了回来,身体一个趔趄坐在了沙发上面。

  直到这时我才分辨出来,两个人是在客厅的茶几旁。

  镜头又一次推进到嫣的胸前,一只手从镜头后伸出来,用手指扒开了衣领,
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嫣抬手拨开了那只手,又把衣领掩上,说:「你还想让我
怎么样?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现在有个机会让我回头,我什么都不想了,只想
以后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给了你这一次,已经是不应该了,咱们就这么平平静静
地分手行不行?真把事情搞砸了,大家都不好。」

  「刚才你过瘾不?」佟的手又伸了过去,这次是隔着衣服抚摸乳房:「你刚
才流了好多水,证明很爽啊,被我操着还想什么爱老公?你该爱我这根鸡巴!你
想想我这根鸡巴给了你多少次高潮?那次不是让你醉仙欲死?其实在床上我和你
才是最佳拍档,不和我搞,你以后还能享受到高潮吗?」

  嫣的胸脯剧烈地起伏了几下,说:「你别管,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那只手顺着乳房往下摸,在小腹上停留了一会儿,继续下去,撩开了睡衣的
下摆,然后在大腿上捏了几下。

  「宝贝儿,咱们干过这么多回了,还在乎多这下半场吗?你听话点,让我好
好搞了这次,也不枉我们缘份一场。你看,我又有反应了!」随着佟的话,镜头
转向了下方,拍摄到了佟的两腿,阴茎半勃起着,上面也是湿漉漉的。

  「我不想了。」嫣的话里透着倔强。

  「可是我想……」佟的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阴茎,引导着向嫣靠近,一直抵
到了她的脸前。镜头里随即出现了嫣的脸孔,眉头皱着,表情慌乱地躲闪,嘴唇
紧紧闭着,似乎意识到了佟想要干什么。

  镜头猛地一高,晃了一下,似乎是佟上了沙发,然后阴茎被抓着继续往嫣的
脸上凑。这次她的身体似乎是被两腿夹住没法摆脱了,只能拼命地扭脸,湿漉漉
的阴茎就杵在她脸上随着她的挣扎摆动,有几次擦过了嘴唇,龟头的部分几乎是
从两唇中间划过去的。

  镜头摇晃得厉害,头发,脸,眼睛,嘴唇,不断地在镜头里快速闪动,那根
半勃起的阴茎却始终在镜头中间,最后,嫣的头突然不能动了,像是被压在了沙
发的靠背上。她紧闭着眼睛,表情十分痛苦地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那
根阴茎也终于抵在她的嘴唇上,挤在鲜艳湿润的嘴唇中间,因为牙齿闭着,龟头
只能在两唇之间摩擦,嘴唇被挤得翻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来。佟的声音还在
继续着:「宝贝儿,听话听话,张开嘴给我含一下,一下就好。」

  嫣的头被夹得死死的,镜头里甚至已经看到了佟的阴毛。她的脸被两腿夹得
有些变形,看上去更痛苦无助。这时候佟抓着阴茎的手松开了,龟头还杵在嘴唇
之间,他的手过去捏住了嫣小巧的鼻子,同时向上拉扯,上唇就被扯带着翻了起
来。嫣像是受刑一般发出一声闷闷的哼声,眼泪已经从变形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你怎么老是嫌弃这个?鸡巴又不是什么脏东西,你看,这上面不都是你流
的水吗?自己身体里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这叫出口转内销……」佟的语气说不
出的龌龊,不失时机地劝着。

  「不……要……」嫣终于忍不住张开嘴喘气,尖叫了一声。但随即就被硬塞
进嘴里的阴茎阻断了。她大口地喘着气,喉咙里发出近似呕吐的声音。但阴茎几
乎已经完全被塞了进去,连发出的声音也变得沉闷起来。她努力向后退缩,想吐
出嘴里的阴茎,可人却被后面的沙发靠背顶着,没有一点后退的空间,反倒是佟
用力向前挺了一下身体,耻骨完全压在了她脸上,蓬松的阴毛充满了整个画面,
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和佟的声音:「别动,先别动!你的嘴好热,好舒服!」

  镜头开始前后晃动,半软不硬的阴茎在阴毛下面时隐时现,佟模仿着性交的
动作挺动身体,让阴茎不停地在嫣嘴里进出。阴茎沾上了口水,在灯光下闪闪发
亮,像一根肮脏丑陋的凶器,在柔软的嘴唇间开始慢慢变得坚硬起来。

  他的手还捏着嫣的鼻子,用玩笑的口吻说着:「别咬啊!宝贝儿,待会儿还
要用它来操你呢……」
                                   本章总字数(不含空格):5170

9999999999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2011-6-30 18:5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BUXING 金币 +140 感谢更新 2011-6-30 17:19
  • BUXING 原创 +1 感谢更新 2011-6-30 17:19
  • BUXING 威望 +1 感谢更新 2011-6-30 17:19
854

TOP

咦,跟苏秦的床戏怎么没有了?

[ 本帖最后由 christina78 于 2011-6-30 02:25 编辑 ]

TOP

哎,看着揪心,不看想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女人的欲望一旦勾起,就这样无法控制吗?真的不敢想象。为什么明知道会受到伤害,还这样做?

TOP

嘿嘿…
就看主角會不會對娜報復了…
另外…這一次可能主角再也原諒不了嫣吧…

TOP

显然嫣还是再次失身了,虽然看上去是被逼的,但是应该是无法挽回了,风大的目的如何实在不可捉摸。

TOP

我猜下面的回复有人要抓狂了~~~过了今晚还不知道要打成什么样子呢。。。
然后一定会冒出各种阴谋论,解密论~~~

[ 本帖最后由 steve216 于 2011-6-30 17:38 编辑 ]

TOP

到底之后会是怎么样呢?嫣欺骗了他么?为什么明明后悔才会和冬做。想和他离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主角好么?还是方面和冬做,而且没内疚感?

TOP

這算是劇情反覆嗎或是吊大家的胃口? 個人是認為該找佟算個總帳的時候,整個劇情也應該到了後半段了,主角再不採取行動,只會出去玩女人,然後讓別人來玩自己的老婆,這樣的劇情也虐的差不多了,期待來個好的結尾,成就本文經典地位。

TOP

流大的文章到前一章,我一直以为文章就快要结束了!我的想法是主人公一起接受现实但是又一起放下现在,遗忘不该记住的这一段,开始新的生活!其实肉体和爱情的统一在现在这样的年代越来越成为虚幻,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同意我这样的看法!哪一个男人不是千方百计的给别的男人戴绿帽,然后百计千方的不让自己戴绿帽?当主人公从苏青的房间出来,抛去了欲望,当主人公对着妻子说放下现在,我真的以为离结束不远了,甚至在心底暗暗的长出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但是,但是,但是竟然又来了后面的一笔,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也许分手才是唯一的结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看着揪心,真是不知廉耻的女人。强赞楼主文章描写的这么细腻,谢谢。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7-16 07:24